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愛情神話:電影大師費里尼逝世20週年,《愛情神話》原著小說首度鉅獻(Satyricon)
     【內文試閱】崔瑪奇歐的盛宴 -第Ⅴ幕-

樹狀顯示 | 舊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3-06-11 15:56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973
【內文試閱】崔瑪奇歐的盛宴 -第Ⅴ幕-
  我們穿著赴盛會的衣服,開始四處漫步,藉著接近那一群又一群玩球的人來找樂子。在這些人們之中,我們注意到一個禿頭的老年人,穿著一件赤褐色的寬大外衣,正在跟一群長髮的男孩玩球。雖然這些男孩非常值得一看,然而吸引我們前來的並不是這些男孩,而是主人本身:他穿著涼鞋,打著線球,一旦球碰到地板,他就不再彎腰去打,有一位隨從站在旁邊,拿著一袋球,只要打球的人有需要,他就把球給他們。

  我們也注意到其他新奇的事情。有兩位閹人站在圈圈的兩邊,其中一位拿著一個銀便壺,另一位數著球,他數的不是落在地上的球,而是那些從一個人手中飛到另一個人手中的球。

  我們正讚賞著這些高雅的遊戲時,梅尼勞斯跑了上來,說道:「看啊!他就是要跟你一起吃飯的男人。其實,這球戲只不過是娛樂的前奏曲……」

  他話還沒有說完,崔瑪奇歐就開始彈手指,一看到這個信號,那個閹人就把便壺遞上前來,過程中,崔瑪奇歐並沒有停止打球。小解完之後,他命人拿水給他,接著把雙手放入一盆水中浸了一會兒,然後在一個小伙子的頭上把手擦乾。

  我們沒有時間注意每個細節,就那樣進入浴場,在蒸汽室中先待了一段時間後,便立刻轉進冷水浴室。有人正在幫全身擦著潤滑油的崔瑪奇歐按摩身體,然而,那個人用的不是普通的毛巾,而是最柔軟、最高級的毛毯。同時,有三位澡堂醫師在他面前大喝費樂納斯酒,這三個人一面喝酒一面爭吵,手中大部分的酒都灑了出來,崔瑪奇歐見狀,便出聲表示這三個人在特意為他進行獻酒儀式。

  不久,有人用一條深紅色飾帶把崔瑪奇歐包起來,放置在一個轎子中,前面有四個穿著華服的僕役抬著轎子,此外還有一張輪椅,由他最喜愛的人兒坐著─也是一個矮小的男人,看起來雖然很老,其實是個年輕人,這個人的雙眼佈滿血絲,看起來比主人更醜。

  崔瑪奇歐被抬著走時,一位樂師出現在他身旁,拿著兩隻小笛子對他吹著柔和的音樂,彷彿在他耳中低語著祕密。我們跟著行列前進,內心充滿驚奇的感覺,在亞加孟農到達外門的同時,我們也到達了一根柱子那兒,柱子上懸掛著一個牌子,刻著以下文字:

  任何奴隸
  出外若不經
  主人允許
  挨打一百下

  看門人就站在玄關裡面,他穿著綠色衣服,佩上櫻桃色的飾帶,正忙著在一個銀盤中揀豌豆。門檻的上方掛著一個金鳥籠,裡面有一隻黑白相間的喜鵲,每當有訪客進來,喜鵲就會發出致意的叫聲。

  正當我凝視著眼前的美景時,一個新發現讓我險些向後栽了個跟斗、跌斷了腿。原來在入口的左手邊,離門房不遠處的牆上,畫著一隻被鍊著的巨犬,上面以大寫字母寫著:「小心狗!小心狗!」

  我的同伴取笑我,但我不久就恢復了膽量,開始檢視牆上的其他繪畫。其中一幅畫上畫著一座奴隸市場,男性奴隸站著,頸子上有標籤;另一幅則畫著崔瑪奇歐本人,留著長頭髮,手中拿著一隻雙蛇杖,由米妮娃引導,正要進入羅馬。

  在較遠處,靈巧的畫家畫著崔瑪奇歐在學習會計,然後是他不久之後成為國家的管帳人員,每個事件都藉由底下的文字清楚地說明出來。最後是信使之神麥丘里在柱廊的終端抬起了這位傑出人物的下巴,把他安置在法庭最高的座位上。幸運之神站在一旁,拿著豐饒之角,另外則有三位命運之神用一根金線在編織著他的命運。

  我也在畫中的柱廊注意到一群僕役在教練的指導下跑步;我甚至在一個角落看到一間很大的軍械庫,裡面有一個神龕,排列著銀製的守護神,還有一個大理石製的維納斯雕像,以及一個體積很大的金盒,據說裡面保存著崔瑪奇歐最初長出來的鬍子。

  此時,我問廳堂的主人:「門廊中那些壁畫的主題是什麼?」

  「伊里亞德與奧德賽,」他回答,「你左邊是雷拿斯所提供的角鬥士打鬥情景。」

  我們沒有機會仔細檢視為數眾多的畫作,因為此刻我們已經到達宴會廳堂,房子的管家正坐在外門旁記帳。但最讓我驚奇的事情是,我注意到房間的門柱上安置著束棒和斧頭,下方的盡頭是一件裝飾品,很像一艘船的銅製船首,上面刻著如下的文字:

  獻給祭司
  蓋烏斯•龐培斯•崔瑪奇歐
  以及他的司庫辛納穆斯

  這些文字下面掛著一盞散發兩道亮光的燈,從圓頂處垂下來。另外有兩個牌子繫在門柱上,如果我沒記錯,一個牌子刻著以下文字:

  十二月三十日與三月十一日
  我們的主人蓋烏斯在外面吃飯

  另有一個牌子指出月亮以及七個行星的盈虧,並用醒目的大頭釘標示出吉祥與不祥的日子。

  我們看膩了這些美景,正要踏進宴會廳的入口時,卻聽到一名被安置在那兒的奴隸叫出聲:「右腳先!」

  我們很自然地猶豫了一下,唯恐當中有人會違反規定。就在我們踏出右腿成排前進時,一名沒有穿外衣的奴隸撲倒在我們腳前,求我們讓他能免去犯錯所受到的懲罰。其實他犯的錯並不嚴重,他負責在長官洗澡時替他看管衣服,結果衣服被偷─最多罰十個硬幣。

  我們於是轉身─仍然是右腳在前面,走近這位長官,他正在廳堂中數著金子。我們請求他原諒那個可憐的人兒。他很高傲地抬起頭,說道:「我生氣的並不是我丟了東西,而是這個無賴很不小心。他遺失了我的餐服,那是一個食客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我可以告訴你們,是真正的古泰爾紫色,雖然只染過一次顏色。不過,好吧!看在你們的份上,我就原諒這個犯錯的人。」

  我們深深感激他賜給我們如此非凡的恩寵,回到宴會廳時,我們遇到那位要我們代為說情的奴隸,他對我們大肆親吻,一再感謝我們的人道表現。

  「真的,」他叫著說,「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你們所幫助的人是誰了;主人的酒是斟酒人的感恩獻禮。」

  好啦,我們終於就座了。亞歷山卓的奴童在我們的手上倒出雪水,其他人接替而上,以極為靈巧的手法洗滌我們的腳、清洗我們的腳趾甲。奴童們並不是沉默無語地做著這種不愉快的工作,而是一面工作一面唱歌。我很想試試是否在場的所有奴僕都會唱歌,於是開口要求喝一杯酒,一位侍者立刻來到我身邊,他倒出酒來,並伴隨以同樣的尖銳歌聲。無論要求什麼,情況都是如此,你很有理由認為自己置身在一群演員中,而不是坐在一位體面男人的宴會餐桌旁。

  僕役們以高雅的方式端出第一道菜,此時,所有的人都已坐在桌旁,但崔瑪奇歐除外。第一個位置仍為他保留著─以往他應該早就坐在首位上了,但今天的安排卻與平常的慣例相反。在其他的開胃品之中,立著一隻柯林斯銅製小驢,馱鞍上掛著橄欖,一邊是白橄欖,另一邊則是黑橄欖。這隻驢的左邊與右邊都是銀碟,邊緣刻著崔瑪奇歐的名字以及銀碟的重量。在形狀像橋樑的拱門上則有冬眠鼠,點綴著蜂蜜與罌粟種子。還有香腸在銀烤架上燻得熱熱的,下面則鋪著敘利亞梅子與石榴種子以模仿煤炭。

  正當我們置身在這些高雅的小玩意中時,崔瑪奇歐在眾人的簇擁之下,配合著音樂節奏進場了,他被安置在很多的小坐墊中─有一兩位不謹慎的客人看到這種情景後竟笑了出來。這也難怪,崔瑪奇歐的禿頭從一件深紅的披風中突出來,脖子被密密實實的包著,最外面則是一條餐巾,上面有寬闊的紫色條紋或飾帶,長長的緣飾從兩邊垂下來。除此之外,他的左小指戴著一枚鑲銀的大戒指,無名指的最後一個關節上戴著一枚較小的戒指,顯然是純金的,但表面上飾以星狀的小小銅製裝飾品。不止如此!為了表示他豪華的行頭不止於此,他赤裸的左臂還戴著一個金手鐲和一個象牙小環,上面有一個閃亮的釦子將兩者結合在一起。

  他用一根銀牙籤剔了剔牙,開始說話:「朋友們,我其實不想這麼早來進餐,但是為了不讓你們久等,我只好忍痛放棄我自己的娛樂。然而,可否請你們允許我完成我的棋戲呢?」

  有一名奴隸跟著他走進來,拿著一個篤耨香木棋盤,上面有水晶製成的骰子。我注意到另一件很特別的精巧玩意兒,崔瑪奇歐用金牌和銀牌來取代普通的黑白色棋子。他努力說出一堆蹩腳棋手的用語,而我們則自顧自的吃著開胃菜。

  此時,一道菜端了進來,上面有一個籃子,裡面有一隻木製母雞,翅膀在四周展開,看起來似乎是坐著。接著兩名奴隸立刻走了上來,隨著生動的音樂開始在木雞下面的稻草中翻找,他們拿出很多孔雀蛋,一個接著一個,傳過去給大家看。

  崔瑪奇歐把頭轉向木雞說:「朋友們,是我命令他們把母雞放在那些孔雀蛋上的;但是,天啊!我很擔心蛋已經孵了一半。不過,我們還是可以試試蛋還能不能吃。」

  我們拿起重量至少半磅的湯匙,戳破用麵糊做成的蛋。我好像看到裡面有一隻小雞,正想把蛋丟棄時,卻偷聽到一個熟客說:「這兒應該有好東西!」

  我進一步檢視蛋殼,發現一隻肥胖的小小鳴禽在調配以胡椒的蛋黃中游動著。

  此時崔瑪奇歐不再下棋,被扶到我們面前的菜餚那兒。他以一種很高的聲音宣稱,只要有人想喝第二杯蜂蜜酒,就儘管開口。忽然,樂隊那兒出現了一個手勢,一群奴隸把開胃酒迅速拿走,開始同聲唱歌。混亂中,一個銀盤剛好掉下來,一名奴隸從地板上撿起來。崔瑪奇歐注意到此事,打了這名奴隸的耳光,狠狠斥責了他一番,命令他再把盤子丟到地上。之後,進來了一名侍者,用掃帚掃走銀盤及其他垃圾。

  接著是兩個長髮的衣索比亞人,拿著小小的皮袋,像是在圓形劇場中負責用水將沙地潑濕的人。他們把酒倒在我們的手上─在這裡,似乎沒有人想到要提供水給客人。

  等我們熱烈地讚美完這種精巧的噱頭之後,主人大喊出來:「公平的待遇是很寶貴的!」於是他下令給每個客人一張分開的桌子,開口說:「這樣子就不會那麼擁擠了,那些發臭的僕人也不會讓我們感到那麼熱。」

  此時,很多玻璃瓶裝的酒端了進來,瓶口用石膏小心地塞著,瓶頸上繫著的標籤寫著:

  費樂納斯酒;
  百年歷史的歐皮米烏斯葡萄酒。

  我們正在看著標籤時,崔瑪奇歐突然拍擊著手掌叫出來:「啊呀!想想看,酒的生命比可憐的人類還長呢!嗯!那麼斟滿吧!酒中有生命。我保證,這是真正的歐皮米烏斯葡萄酒。我昨天可沒拿出這麼好的酒,雖然昨天跟我吃飯的人遠遠勝過你們。」

  於是我們喝酒,說出美好的言詞來讚美所有的奢侈品。然後,奴隸拿來一個銀製骷髏,這具骷髏很精巧地安裝上活動關節,連脊椎骨都會動─能朝任何方向轉動。崔瑪奇歐把這件東西丟在桌子上一兩次,讓關節鬆弛的肢體呈現出各種姿勢,然後他說出了一些有深意的話:

  「啊呀!我們比虛無更虛無;
  生命線很脆弱,我們的日子苦短!
  現在如此,將來也將全是如此;
  趁還可以的時候喝酒作樂吧!」

★★★★★前往購物車買書
★★★★★GooglePlay電子書
樹狀顯示 | 舊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