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印度謎城:驚歎瓦拉那西,全世界公認印度最迷死人的聖域!
     【內文試閱】聖河邊的古城02.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3-03-18 14:24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986
【內文試閱】聖河邊的古城02.

  瓦拉那西位在UP省境內的恆河中游,這條原本由西向東流入大海的聖河,在這裡掃了個大彎,轉向北方迂迴前進,瓦拉那西就盤踞在這滔滔聖水西岸、一條緊臨河流的狹長山丘上,北界有瓦魯那河與恆河交會,南方有阿西河與恆河滙流,山丘的西方是一片低矮的盆地平原,聖城的市區就順著地勢往西蔓延。

  據說在古代,這片平原上散佈著大大小小的湖泊和池塘,其間大都有小溪流相連,在民間信仰中,這些水塘和溪流裡都駐有特定神祗,是當地人生活中的小聖地。西元七世紀時,玄奘來此朝訪,留下了「茂林相蔭,清流交帶」的記載,可見當時這裡必定是一片水草繁盛的地方,到了一八二二年,在英國學者詹姆士.普林賽卜所繪的貝拿勒斯市區地圖中,依然可以看到這些溪流與湖泊的分佈情形。

  當時的恆河藉著這些溪流水塘而與山丘後的城市有了連結,平常時它們是排水疏洪的管道,可是如果有哪一年的雨季特別兇猛,帶來比平常更大量的雨水時,恆河高漲的水勢就會衝入瓦魯那河和這些小溪流,倒灌進城市中,淹沒所有的水塘河流和房屋廟宇,把中央這座地勢特別高的山丘環繞起來,變成一座不折不扣的島嶼。

  在我們看來,這種事真是倒霉透頂,最好一輩子也不要發生,可是印度人卻不這麼想,他們認為這種時候的恆河是最吉祥不過的了!因為她融合了瓦魯那河與水塘諸神的神聖性,使得原本就很聖潔的恆河又再加上了許多聖潔,如果剛剛好又遇上滿月,那就更加的上上吉祥了!因此這時別忙著搶救家當,趕快帶著毛巾到河水中沐浴比較重要,因為只要在這樣的水中沐浴,並以五榖米球供養祖先,你和祖先就能得到解脫,永遠不再受生死輪迴。

聖城
達羅班迦河階上巨大的回教風格宮殿,建於一九一五年。


  然而,隨著城市的日益膨脹侵蝕,溪流和水塘慢慢受到汚染,開始淤積堵塞,於是從十九世紀初到二十世紀初的一百年間,英國殖民政府便將它們一個一個抽乾,填上沙土水泥做成道路或公園。例如,現在通往達沙蘇瓦美河階的主要商業道路,原先就是戈達瓦利溪的河道。自此而後,恆河氾濫的情景就退出歷史舞台,等著成為神話舞台上的一部份。

  不僅「清流交帶」的景象不再,現在要看出瓦拉那西的精華區是位在一座山丘上也都不太容易了,因為密密麻麻的房屋和廟宇已經蓋住了它的原本地貌,不過如果你搭乘三輪車來到城中的丘克區,就能立刻感受到這座山丘的陡峭威力!

  我們現在就正和這座山丘纏鬥著!

  三輪車夫是一位頗有年歲的老人家,載著我們和二十多公斤的隨身家當,瘦乾的雙腿在踩過火車站到丘克之間的平地路段時已顯吃力,越過達沙蘇瓦美路之後,漸漸有了坡度,這時老車夫已經不能再坐在椅墊上了,他必須先把全身重量放在左腳,踩下左邊的踏板之後,再把重量調到右腳去踩下另一邊的踏板。

  隨著坡度愈來愈陡,踏板愈來愈不願意被踩下,老車夫瘦弱的身軀沒有多少重量可以抵抗地心引力,最後他終於被迫跳下車來,改用那雙枯瘦的臂膀推著車子向前走。即使是這樣,車子仍然是不情不願愛動不動的,文二終於忍不住了,跳下車來幫忙,老先生漲紅了臉,拼命要他坐回車上,他必定是怕待會兒我們扣他的車資吧!

  可是無情的陡坡不再給他推辭的藉口──再繼續比手劃腳下去車子就要往下滑了!於是兩個大男人就這麼慢慢地在擁擠的大街上推著車,路過的人都要回頭來好奇地看看文二這個奇怪的外國男人。後來我們才知道這樣做是有違社會倫常的,因為印度的種姓思想強調各司其職,並不贊成互相幫助,難怪大家的眼神都充滿了不以為然。

  在車上照顧行李的我正盤算著下次不該找這樣衰弱瘦小的老人家來走這種路,身旁就來了一個年輕力壯的車夫,一樣是跳下車來費力地用臂膀拉著車子,不同的只是坐在上面的印度胖先生不會下來幫忙推車罷了!這段山丘折磨著每一個三輪車夫哪!

  我們在一條小巷子前下了車,把車資付給了老車夫,由於比之前說好的數目還多一些,老人臉上終於露出了放心的笑容,伸出枯柴般的黝黑雙手接過鈔票,放在額前向我們躬身致意,我們後來才知道那是非常尊敬的姿勢,那是人們將供品獻給神並祈取祝福時的姿勢。

  現在,我們已經身在瓦拉那西城中最熱鬧、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了。成排的小販佔據著道路;賣花環的、賣銅壼的、賣祭祀蠟燭的、賣水果的、賣乾果的、賣神像海報的……只要有人經過,他們就要叫賣一番,那股熱鬧勁兒可真是不得了。除了這叫賣協奏曲,空氣中還飄著不知從哪兒播送的讚神頌歌,以及附近廟宇不時傳來的銅鐘聲,當場讓協奏曲變成了豐富的交響樂章。


4205









在瓦拉那西,路不一定是給人走的!


  一頭肥滿的黃牛從巷子裡走出來,甩著沾了牛糞渣的尾巴逛大街,經過賣花的攤子,就自助式地揀了一串金黃色的美麗花環,叭噠叭噠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完全無視於賣花小販氣急敗壞的喝駡,甩甩尾巴撒了人家滿頭滿臉的糞渣子,算是付了帳,就悠哉游哉地晃到別處去了。

  在宗教上,瓦拉那西是「濕婆之城」,可是這裡最受歡迎的平價住宿卻是「毗濕奴賓館」,我們原本也是準備向毗濕奴靠攏的,但是到了瓦拉那西車站,才發現它的電話已經改了,那時圍在我們身邊的旅館掮客和車夫們是多麼高興啊!這個說濕婆賓館多好多好,那個說瓦魯那旅館便宜得要命,另一個說他可以免費載我們去因陀羅旅館……看來好像每個大神都在這兒開了旅館,而且都派了掮客在火車站似的。

  可是這裡頭是大有玄機的,你如果真的跟著哪個掮客到了那個旅館中,老板就會給你一個簡陋的房間,然後向你收取五星級飯店的費用。為什麼?因為就算是大神的掮客也是得靠拉客的佣金過生活的啊!

  我們不管他們的聒噪,選擇了辛廸亞賓館做為今天的下榻處。在電話中只能隱隱約約聽到老板用我聽不懂的英語說了一大串路名,唯一確定的是它就位在辛廸亞河階上方,所以我們就來到了通往辛廸亞河階的小巷口。問了路邊的小販,大家都說到河邊還有好一段距離,當下只得抖擻起精神,背了行李,拖著一大袋在加爾各答買得的書籍,跌跌撞撞走進小巷子,尋找辛廸亞河階。

  瓦拉那西的巷弄非常窄小且曲折蜿蜒,每隔幾公尺就出現一條岔路,一不小心就會迷失在這座迷宮中。小徑上有的路段鋪了石板,有些部份則保持著黃沙土地,不論哪一種都非常顛簸,完全不適合旅行用拖車,尤其上面還載著十幾公斤重的書,拖車在小巷弄中彎來拐去,平均走十步就要摔倒一次,有時跌在一灘汚水旁,有時倒在一坨牛糞邊,整條路走得心驚膽顫。

  當我們手忙腳亂地設法扶起東倒西歪的行李時,身旁還圍著一群所謂的「熱心的當地人」!打從我們一走進小巷弄中,他們就像尋到糖塊的蜜蜂般黏在身邊嗡嗡作響:一個穿著汗衫的小夥子要介紹「比辛廸亞賓館更好的旅館」給我們;另一個滿頭長髪結了辮子的白袍男子要我們有空去他那兒學學瑜伽;流裡流氣的少年仔拉著我們去某家好餐館;這當中還有一個小女孩兒纒在腳邊拼命推銷她的明信片……就在我們的體力與耐力都快到達極限的時候,恆河就在一個轉彎之後出現了!

  從極窄而昏暗的小巷中突然轉入陽光耀目、一望無際的恆河邊,那豁然開朗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午後的豔陽灑在河面上,放射出萬縷金黃色光芒,小小的船影在河流上晃動,熱鬧卻無聲。恆河的磅礴寬廣令人屏息,一時之間,我們竟只能靜靜地站著感受那壯麗寧靜,而無法再作任何思考。

  一個只穿了短褲的細瘦男孩,手中拎著一只薄紙風箏,好奇地看著我們。

  「辛廸亞賓館?」文二試探性地問他,只見他把手往左前方一指,然後一溜煙往賓館的方向跑去,嘴裡還大聲嚷嚷著什麼,不一會兒就有一個青年人走過來,一下子扛起那個一路上折磨我們的書袋,走進了賓館。

  「我還正在擔心你們會不會迷路了呢!」老板穿著一件汗衫和一條藍格子圍腰布,正在等著我們,一位老管事畢恭畢敬地站在一旁,準備帶我們去看房間。

  辛廸亞賓館比毗濕奴賓館貴了一倍多,可是房間較大,也較乾淨,最好的是它的房間附有陽台,站在陽台上,恆河美景盡收眼底。正下方就是辛廸亞河階,往右邊望去,一座粉紅色的寺廟尖塔在濁黃的河水中傾斜聳立著,越過這座尖塔,可以看到一陣一陣的青煙嬝嬝上升,心中一凜,原來我們竟誤打誤撞地住到了火葬場旁!

  這下子可有趣了!我們不但來到了神聖的宗教古城,而且還住進了生死的信仰中心,恆河就在眼前,載運著人們的千古渴望滔滔奔流;我們沒有時間休息,把重行李隨便歸了位,就一頭鑽入古城的探險中。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