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印度謎城:驚歎瓦拉那西,全世界公認印度最迷死人的聖域!
     【內文試閱】聖河邊的古城03.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3-03-18 14:23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999
【內文試閱】聖河邊的古城03.

  午後三點,太陽依舊炙烈,還不是遊船的好時間。

  老人抱著雙腿坐在大樹下的矮土牆上,望著恆河。

  他的上身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色汗衫,已經非常破舊了,可是和他黝黑的肌膚襯在一塊,那薄衫竟顯出異常的雪白。他的腰間圍著一塊嚴重褪色的紅格子圍腰布,邊緣因為磨擦而抽了線,兩隻皺縮的細腿亮在陽光下,刻劃著歲月與勞苦的線條,雙足因為總是打著赤腳而結了厚皮,形成化石般的灰白色。環抱著膝蓋的手指間,夾著一根自己捲製的細煙草,要不是煙頭上還冒著一縷白煙,我們幾乎就要把他認定是一座雕像了。

  老人住在辛廸亞賓館下方的一間土房子裡,那並不是一個理想的住處地點,每年雨季,恆河就要爬上來把他的小土房吞噬掉,直到十一月再還給他一堆廢墟。可是他並不抱怨,想到這塊土地每年都要讓聖潔的恆迦女神擁在懷中好好地洗禮一番,他就感到無上的吉祥。

  老人是辛廸亞賓館的船夫,這並不是說他是賓館的職員,領有基本的底薪,而是說他有權利駐紥在這兒接引船客。如果賓館的住客請老板安排遊船,那麼老板就會將客人交給他,可是這樣一來船資自然就要往上提升,因為什麼都沒做只是介紹客人的老板會向他收取佣金。這一點只要是自助旅行者都很清楚,偏偏會住在河邊這種小旅館的清一色都是自助旅行者,因此沒有人會請賓館安排船隻,到頭來老船夫還是得自己頂著大太陽在河邊吆喝客人。

  賓館唯一的用處,就是它總算還能提供一個「明確」的地址:如果你要寄信給他,就可以寫「辛廸亞河階 辛廸亞賓館 老船夫收」!只是老人家並不識字,所以連這點用途也顯得多餘了。

4206












老船伕迦羅希的小土房。
他身後的長孫已開始划船賺錢幫忙家計了,如同五十年前他的童年生活一樣。



  船夫的職業和駐紥的地點是代代相傳而且壁壘分明的,每個船伕都有自己專屬的地盤,你不能隨便停在某個人潮洶湧的河階上就開始拉客,因為那樣將會讓自己陷入萬刧不復的境地,你可能會被剝奪掉自己的地盤,甚至掃出自己的種姓──再低的種姓都不會比沒有種姓更為悲慘!

  你會受到所有人的唾棄排擠,最後終於再也沒有辦法在這裡生活下去。因此,擁有一個好的地盤──例如達沙蘇瓦美河階──其價值是無法計量的,但是如果你繼承的是一個遠離人潮的荒涼地盤,那也只得認命。辛廸亞河階雖然離主要觀光點遠了些,總也是個大河階,老船伕只要每天從日出拼老命到日落,大概就可以足夠一家溫飽。

  我們走下賓館階梯的時候,老船夫稍稍動了一下,並不很積極。現在還不是遊船的好時間,當然也不會是划船的好時間,他大可繼續在樹下吹著涼風,好好享受手上的煙草,可是想到屋子裡等著吃飯的一家人,他還是站了起來。老人家的英語不大靈光,只懂得幾個和工作有關的單字和數字,因此招呼客人的方式非常簡單明快:

  「船? 」 「多少錢?」
  「六十。」 「一小時?」
  「一小時!」 「五十?」
  「六十!」 「五十?」
  「六十!」

  老先生不給講價,我們也就不再堅持,跟著他走下階梯,來到河邊,那兒有二、三條用麻繩綁在一塊兒的木船,看來剛粉刷不久,在陽光下發出亮眼的豔藍色。老人危危顫顫地跨上一條船,解開了繩子,再拉著繩子讓船身儘量靠岸使我們好上船。飄盪在水中的小船搖來晃去,我們幾度以為老人要摔下了,可是他總在驚險中取得不可思議的平衡,連叼在嘴上的煙灰也沒一絲掉下來。

  瓦拉那西最著名的風光,大概就是那一片沿著恆河而建、綿延有6.4公里長的Ghat了!Ghat的意思是「登陸點」或「河岸」、「海岸」,在這裡指的是從高聳的河岸山丘頂端向下延伸進入河中的石砌階梯。這些河階連接著塵世和天堂,人們每天從世俗忙碌的都市間,穿過曲折蜿蜒的窄巷來到河邊,走下Ghat河階,進入恆河中沐浴祝禱,用這樣的功德來修築死後解脫升天的道路。

  老人握著槳的黝黑手臂用力一盪,船兒便慢慢撥開水面往南方滑去,岸邊的景色就像走馬燈一樣活動了起來。

  河階上方密密麻麻地矗立著壯觀美麗的建築,大多是供奉濕婆的神廟,高高的尖塔向上伸展,割裂了天空;一片尖塔中偶爾會出現一座清真寺,以巨大的圓頂和聳立四方的叫拜樓奪取人們的目光;有時也會經過一座傲然俯視的城堡牆垜,昭告自己曾經是土王大公宮殿的皇家身份。

  河階下方則聚集著一排排的小聖殿,大概都只有半坪大,面對恆河開著口。其中可能坐著一尊象頭人身的甘尼夏,可能只有一支靈迦,可能放著一排小小的神像,也可能空無一物,不論其中供奉的是什麼,都被戴上了花環、潑灑了恆河水,表示受到人們的禮敬。

  臨水的河階邊,則搬演著千年未變的熱鬧景象!

  幾個健壯的男人面向著太陽,站在齊胸的河水中,把一只銅壺高舉過頭,口中唸唸有辭,慢慢將壼中的河水倒還給恆河女神;幾個年青女孩站在水邊,手中捧著金黃色的花環,虔心祝禱後將花環抛入河中,再含蓄地脫下拖鞋,讓恆河浸浸雙腳;一個老太太蹲在河邊用恆河的沙土刷著她的黃銅小圓罐,她大概已經這樣做了一輩子,動作非常熟練,等到罐子達到了她所滿意的潔淨與晶亮,她便將它盛滿恆河水,用右手提著潑喇潑喇地邊灑邊走上階梯。

4207

















大人的世界需要沉重的宗教,孩童的世界只有歡樂的玩耍。


  有時階梯中間會延伸出一片平台,上面高高低低豎立著巨大的茅草傘蓋,傘下坐著被稱為Ghatia或是Gangaputra(恆河之子)的婆羅門,我們姑且把他們叫做河階祭師,他們主要的工作就是坐在河階平台上,等著沐浴完畢的人們前來整理儀容並祈求祝福。他們會帶著那些人唸一段禱辭,然後在其額間和耳朶邊捺上一抺橘紅油彩,大功告成後人們便在他的大碗中投下幾個銅板,讓他可以舒舒服服地度過這一天。

  河階祭師的職業和傘蓋佔據的地盤也是代代相傳的,你可不能隨便揀一個人來人住的河階平台就插下傘蓋,那樣將會讓你陷入萬刧不復的境地,你可能會被剝奪掉自己的地盤,掃出自己的種姓,受到所有人的唾棄排擠,最後終於再也沒有辦法在這裡生活下去──沒有種姓的婆羅門不會比沒有種姓的船夫更好過!這是種姓制度唯一平等的地方。

  孩子們還不懂得什麼宗教意義,卻已經深深愛上了恆河,他們從高高的河階平台上一躍而下,俐落地投入恆河中,這樣玩了一次覺得不過癮,又爬上平台跳了一次又一次,當他們意識到相機鏡頭後就更加起勁兒了,在躍下的當兒還要作出各種姿勢或翻個筋斗,他們每一個都是游泳高手,不一會兒就打起了水仗,幾個膽子大的向小船游了過來,把戰火蔓延到我們身上,我是不反對和恆河親近一下,可是相機肯定不這麼想。

  老船夫喝斥了兩句,完全沒有效果,於是他舉起一根木槳,往那群頑皮孩子作勢打去,他們這才大叫大笑地一哄而散,可是沒一會兒又慢慢潛行過來,老人將木槳套好,加快盪槳的速度,離開了這座河階的水域範圍,把孩子們的笑鬧抛在一波波浪頭之後。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