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千年之夢:永遠的旅行者
     【內文試閱】不要忘了我喔!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2-08-09 15:42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830
【內文試閱】不要忘了我喔!
  「大哥哥。」

  當凱姆擠身在小鎮街上的人群裡時,突然背後傳來一陣呼喚。
  剛開始,他並沒有意識到這個聲音是在叫自己。他只是埋頭逕自走著,專注地四處尋找今晚的落腳處。

  可是,那個聲音卻從後面慢慢地追了上來,不停重複著──「大哥哥、大哥哥……。」
  凱姆覺得有一點莫名其妙。
  上次造訪這個小鎮,已經是八十年前的事了。時間過了那麼久,現在應該不可能還有熟人在這裡才對。

  「大哥哥,等一下,大哥哥……。」

  凱姆的情緒,逐漸從困惑轉而變得有點不高興。
  因為──呼喚著凱姆的聲音,怎麼聽都像是個老婆婆的聲音。

  「喂,大哥哥、大哥哥……。」

  凱姆停下腳步,警戒地轉過身去。
  果然,聲音的主人是一位老婆婆。老婆婆的身材十分嬌小,身上穿著只有年幼的女孩兒才會穿的衣服,笑呵呵地盯著凱姆看。

  「妳是不是認錯人了?」凱姆困惑地問。
  但老婆婆卻笑著搖頭說:「你是凱姆哥哥吧?」語畢,她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咦?」
  「怎麼了,大哥哥?你忘記了我嗎?」
  「啊,沒有,但是……」凱姆想不起來,無論怎麼回想,他就是想不起在這個小鎮裡有認識的熟人。他試著回想,會不會是在旅行中結識的人,偶然在這裡相遇?但是他卻對老婆婆的長相一點印象都沒有。更何況,自己的年齡都足以當她的孫子了,為什麼對方卻稱呼自己為「大哥哥」?

  「凱姆哥哥竟然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真是太過分了!你真壞!」老婆婆的大嗓門,讓熙來攘往的人們都驚訝地駐足,盯著他們看。

  當然,就算少了老婆婆的大嗓門,這個驛站城市裡還是一直有人在大聲講話或吼叫,應該沒有人會因為這樣而被嚇到才對。
  只是,老婆婆的聲音與成年人在大聲講話的口氣完全不一樣,是更天真無邪、更無憂無慮……,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使盡全身力氣地在叫喊那樣。
  人們滿臉驚訝的看了老婆婆一眼,隨即又移開了目光。

  這並不能怪他們,老婆婆花白的頭髮上繫著一個漂亮的蝴蝶結─像個小女孩一樣;她身上的洋裝上裝飾著花朵,還隨著微風輕擺─那根本是童裝的設計。

  注意到老婆婆的行人當中,有的人臉上甚至浮現了無比悲傷的表情,那是種摻雜了同情與憐憫的複雜神情。
  凱姆也逐漸明白了眼前的情況。這個老婆婆已經活得太久太久,所以深藏在記憶深處的過去,反而比眼前的現實世界還要來得更加真實。

  一個路過的中年男子拉著凱姆的手臂說:「喂,老兄,你還是快點走吧,一旦和她扯上關係就麻煩了。」

  「是啊、是啊,」站在中年男子身旁的太太也點頭附和道:「你是外來的旅客,所以不清楚,這個老婆婆已經癡呆了。反正過個五分鐘,她就會把這件事給忘了,所以你不用理她也沒關係啦!」

  或許真是這樣。
  只不過──這位老婆婆卻知道凱姆的名字,她現在正以一顆少女的心,將凱姆稱呼為「大哥哥」。

  凱姆再次試著搜尋腦海裡那些遙遠的記憶。
  當初,他只在這個小鎮待了幾天,所以認識的人應該很少,現在還記得住的人……,果然,一個也沒有呀!

  看凱姆還是呆站在老婆婆的面前,那對好管閒事的中年夫婦說:「嘖,我都好心提醒他了……。」「別理他了,我們走!」
  說完,兩個人就離開了。

  對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老婆婆瘋瘋癲癲地高聲大喊──「不要忘了我哦!」
  就在這一瞬間,凱姆的記憶被喚醒了。

  在凱姆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同時,老婆婆開心地轉頭看著他。
  「想起我來了嗎?是秀秀啊!我是秀秀!」
  凱姆真的想起來了。

  這位老婆婆的確是他曾在這個小鎮上遇過的小女孩。
  那個時候她只有五、六歲,是一家旅館老闆的獨生女,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她一點都不怕生,是一個有些早熟的女孩子。

  而且,不知道是把誰說的話給記錯了,每次在向住宿的客人道別的時候,秀秀並不會說「再見啦」、「歡迎下次光臨」,或者「小心慢走」之類的話,反倒總是笑瞇瞇地說:「不要忘了我哦!」

  是的──就是這張笑臉。
  沒錯──就是這個眼神。

  老婆婆滿是皺紋的臉龐還依稀殘留著往昔的影子,如果將那些漫長人生歲月在她臉上刻劃的痕跡一根一根小心移除的話,那麼站在凱姆面前的,一定又會是那個笑得一臉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吧!
  所以,他不由得將目光從老婆婆的臉上移開。

  「大哥哥,怎麼了?」

  凱姆無法直視秀秀那張茫然的臉。
  永遠不會衰老的男人與年華老去的昔日少女,在相隔八十年之後重逢……,到底該說些什麼才好呢?

  「對不起!讓一讓,不好意思,請讓我過一下。」一個年輕的男子從人群中擠了出來,快步走到兩人身邊。

  「曾祖母,哎呀,我不是跟妳說過不要隨便跑出來嗎?」斥責完秀秀後,他接著轉身,不停低頭向凱姆道歉。

  「實在不好意思,沒給你添麻煩吧?真的很抱歉,她上了年紀,腦袋有些糊塗了。對不起,還請你不要見怪。」

  不過,秀秀立刻不服氣地噘著嘴說:「你在說什麼啊?我和凱姆哥哥一起玩又有什麼不對了!」

  接著,她用懷疑的目光盯著年輕人的臉問:「你是誰啊?」
  秀秀這麼一問,年輕男子的臉龐頓時染上悲傷的色彩,他看了凱姆一眼。

  「實在是不好意思。」當他打算再次向凱姆低頭致歉時,凱姆苦笑著阻止了他。
  歲月的增長,有時比失去生命更令人感到悲哀、更讓人難以忍受。
  但即使如此,也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去踐踏這令人哀傷、不忍的生命。

  ➹ ➹

  「不管說了多少次,她就是不明白自己已經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即使在照鏡子的時候,她還會問:『對面的那個老婆婆是誰啊?』不管怎麼跟她說都沒用。」這個叫做卡修的年輕人一邊嘆氣一邊說:「雖然她連自己吃過早飯了沒都會忘記,但是小時候的記憶卻清楚得很。」

  凱姆默默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卡修和凱姆並肩坐在廣場的長椅上,看著正在摘花的秀秀。
她似乎是想為久別重逢的大哥哥做一個花環。

  「不過,這樣沒關係嗎?你不是正急著趕路?」
  「沒事,不要緊。」
  「真的很謝謝你。」卡修低下頭來,露出和凱姆碰面以來的第一個笑容,「真的好久沒看到曾祖母這麼開心的樣子了。」

  卡修以為凱姆不過是跟曾祖母小時候遇過的人長得一模一樣罷了。這樣也好,不會衰老的人──這種事卡修一定很難想像吧?當然,也沒必要讓他知道。

  「其實,曾祖母的身體已經差不多到極限了。每次她一發燒,大家都會擔心這次是不是不行了,是不是熬不過去了,我們甚至都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她每次都會有驚無險地恢復精神。我甚至會想,她該不會已經糊塗到連『死亡』都忘了吧?」

  看著秀秀的卡修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想必在他小時候,一定曾經被秀秀抱在懷裡逗著玩耍吧!但現在,已經長大成人的卡修,卻用父親守護著子女一般的目光凝視著秀秀,出聲叫道:「曾祖母,好久沒有編花環了呢!」

  蹲在草叢中的秀秀,緊握著一把剛摘下的鮮花,回嘴說:「才不是呢!我昨天才剛剛給大哥哥做了一個花環而已。」然後又向凱姆問說:「大哥哥,你昨天把我送給你的花環戴在頭上了,對吧?」

  「對,沒錯,」凱姆將雙手圈在嘴邊,大聲地回答,「那些花很香喔
!」

  秀秀非常開心,似乎連臉上的皺紋都笑了起來。一旁的卡修感動到不能自己,忍不住又低下頭去。

  「卡修一直都在照顧曾祖母嗎?」
  「是啊,我和妻子辛西亞兩個人一起照顧她。」
  「你的父母呢?爺爺和奶奶也都去世了嗎?」
  卡修聳了聳肩說:「我們家族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由於染上了傳染病,祖父母在二十年前就去世了。
  然後,十年前這個地方無辜地被捲入了戰爭,他的父親也在那時候身亡了。
  接著,秀秀的孫女──也就是卡修的母親──比自己的祖母走得還快,在五年前就燃盡了生命之燈。

  「曾祖母總是在為自己的孩子和孫子們舉辦葬禮,當大家注意到的時候,她已經是這個鎮上年紀最大的人了……。她心裡一定很寂寞吧?」
 
  「嗯……。」

  「我最近偶爾會想,人上了年紀會變糊塗,說不定是神的一種恩賜呢!曾祖母雖然孤單一人,但她卻一點都不寂寞呀!她活了那麼久,應該有很多回憶吧?能在這些回憶中渡過人生最後的日子,其實也挺好的不是嗎?」

  秀秀雙手握著大把的鮮花從草叢裡站起身來。

  「大哥哥!我馬上就給你編花環!如果這些花還有剩,我就順便再給你旁邊的那個人編一個!」
  又來了!凱姆和卡修相視一笑。

  「怎麼了?你們兩個人變成好朋友了嗎?」
  秀秀用力睜大眼周滿是皺紋的雙眸,開心地笑著。然後──就這樣倒在草叢中了。

  ➹ ➹

  卡修想要跑去找醫生。
  但凱姆卻抓住了他的手臂,「我覺得,你還是留在她身邊比較好。」

  真是諷刺呀!無法切身體會衰老滋味的凱姆,卻看過無數次人們臨終瀕死的場面。這些經驗告訴他,秀秀這次真的是回天乏術了。
  秀秀仰躺在地上,原本握在雙手的鮮花全都灑落在自己的胸口。
  她的臉上依然帶著微笑。

  「凱姆哥哥……你再等一下,我馬上就能給你編出一個花環了……。」
  秀秀的心,仍然停留在過去的回憶中。應該會一直這樣到最後吧?

  「曾祖母,你振作一點!振作一點啊!」卡修抓著秀秀的手,一邊哭一邊鼓勵她,但秀秀也許還是認不出來眼前的這個人就是自己的曾孫子。

  「曾祖母,是我啊!是我……卡修啊!妳忘了嗎?我們昨天晚上還一起洗澡的不是嗎?妳昨晚,不是認出我來了嗎?」卡修拚命呼喚著。

  但是,秀秀就要啟程前往另一個遙遠的世界了。

  「曾祖母……,我馬上就要當爸爸了,我昨晚就告訴過妳了吧?辛西亞已經懷孕了。曾祖母,再往上面是什麼來著,曾曾祖母吧?曾祖母,我們家又要多一個新成員了,流著曾祖母血液的家族成員,就又要多一個了……!」

  秀秀微笑著,用顫抖的手捏起一朵花遞給卡修,氣若游絲地說:「不要忘了我哦!」
  卡修不明白她的意思。
  早在他出生之前秀秀就有的口頭禪──卡修不可能懂得這句話的意思。

  凱姆摟著卡修的肩膀說:「回答她。」
  「……我知道了,曾祖母,我不會忘記妳的,絕對不會忘記妳的!因為,妳是我的曾祖母啊!」
  「……不要忘了我哦!」
  「我不會忘記的……,曾祖母,我會一直記得妳。」

  「……不要忘了我哦!」
  秀秀閉上眼睛,像是要撥弄什麼似的將手放在胸前的花朵上,看起來就彷彿是想打開收藏著回憶的心門一樣。
  一陣微風吹過。
  秀秀胸口的花朵與回憶一同在空中隨風輕舞──其中一定也有八十年前的凱姆吧!

  凱姆伸出雙手,合掌輕握住在空中飛舞的花瓣。
  秀秀已經不會再睜開眼睛了。
  她現在已經啟程前往另一個沒有過去和現在之分的世界了。
  留下來的只有背負著無盡生命的凱姆,和即將迎接新生命到來的卡修。

  卡修抱著秀秀的遺體,抬起滿是淚水的臉仰望著凱姆。「謝謝你,先生。因為你,我的曾祖母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都開心地摘著鮮花,真的很謝謝你。」

  「不,」凱姆緊緊握著手中的花瓣,「你曾祖母編花環的時候,一定是想著要送給你那即將出生的可愛寶寶當禮物。」

  卡修有點不好意思地微微別過頭去,小聲地呢喃說:「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接著,他又哭又笑地說:「不過,我相信一定是這樣的。」

  「別忘了你和曾祖母的約定。」
  「嗯,我知道。」
  「只要一個人還存在於某個人的記憶裡,那個人就會永遠的活著。」
  凱姆邊說邊緩緩邁步離開,背後彷彿又傳來秀秀的聲音。

  凱姆哥哥,不要忘了我哦!

  八十年前的小女孩那可愛、無憂無慮的聲音,清亮地迴盪在空中,像是在對這個在永恆生命中旅行的男子道別。






4129
【序】以後大概再也寫不出這樣的故事了吧!
【內文試閱】小白花



讀者好評:
  1. 透過重松清的溫柔筆觸,三十一則生命片段躍然紙上,讓人讀畢猶忍不住反覆咀嚼、回味再三,久久不肯釋卷。(by小云)
  2. 永生,一直是常見的創作題材,是個打從神話時代開始就出現在人類個文明當中的重要課題……不過這樣的故事,這本《千年之夢》的確是我所見過表現最棒的一本。(by毛毛牙)
  3. 作者運用凱姆這樣的宇宙獨行者的角色,疏離又冷靜的眼光,逕行對戰爭、仇恨、想像的隔閡等等文化遺毒逕行批判,文句之間卻不失溫柔敦厚,讀來透出淡淡溫暖。(by雁回)
  4. 重松清以極其輕盈優美的詩歌,承載深受感動的讀者遨遊在清淡哀傷中,處處佈滿哲思的《千年之夢》中,他想要傳達的就是有限生命的價值、有限事物的美好。(by寶寶)
  5. 原本依照《千年之夢》的頁數和內容,應該一、兩天左右就能閱讀完,但我卻為了咀嚼每一篇故事蘊藏的含意而低迴不已。(by Astraes)
  6. 三十一篇故事都直接碰觸人類最柔軟的那一片心田,故事短卻包容了多而深刻的情感。(by fubobi)
  7. 你可能會因為某個故事環節而聲聲嘆息、你也可能會因為某段旅程際遇而潸然落淚,然而因為重松清,我們慶幸起,幸好,不是獨自一人。(by jrue)
  8. 對讀者而言,要在同一本書中同時對那麼多生命的不同面貌刺激到也不容易,當然是值得推薦的好書。(by mytvidea優雅)
  9. 整個故事充滿著迷人氣息,像一首如史詩般的敘事詩,精巧而動人……。(by vernie)
  10. 縱然我曾多次感嘆過自己的生命既脆弱又有限,此時此刻卻一點不羨慕,因為凱姆所擁有的堅強及永恆多麼的獨悲而惆悵。(by 猴妞)
  11. 「千年之夢」中所描述的生離死別,絕非噩夢,更不是悲劇,若要以最淺白的話語說明,便是既寂寞又美好,孤單卻又充盈的。(by 鴨子•楊)
  12. 千年的孤獨,只有千年能領會。(by 紫昀)
  13. 凱姆千年我獨行的滄桑孤寒,看似淡漠輕飄,實則同時包覆著落拓寂寥與人道悲憫。(by 嘎眯)
  14. 凱姆見證了各類生命存在的現象,不只忠實的呈現他對於生命存在意義的探索,也代我們羅列了種種對生命存在的質疑。(by JANE)
  15. 這本書,就是那種很適合以後隨手翻開就能閱讀的故事,而每個小故事,都能呈現與表達不同的人生故事。(by Enzozach)
  16. 凱姆孤獨行走於世界,口中傳述著故事,為我們寫下畫下世界最深刻的風景。(by Ridpath)
  17. 千年旅程裡一個個不同的邂逅,都是一段段悲歡離合的人生。(by JOJO佳惠)
  18. 讀起來的感覺就像在品茗一般,清清淡淡的,彷彿可以聞到那股幽雅的清香。(by 杜若)
  19. 孑然一身四處漂泊是凱姆的宿命,也正因為有著無盡的生命,讓他得以綜觀政權更迭、人事變遷,用永世累積的智慧透析人性。(by SoGirl0105)
  20. 擁有不死之身的凱姆明知所遇到人、事、物相較自己的永恆均轉眼即逝,卻始終抱持著『一期一會』的溫柔心意對待之。(by 212小姐)
  21. 我很喜歡每個小故事透露出來的人性與情感。很真實、很殘忍,卻又很美好。(by 琹)
  22. 重松清老師以悲傷的筆觸,娓娓地道出了「生命」的真諦。期待讀過此書的人,都能從新思考「生」與「死」的意義,成為更加柔軟、但也堅強的人。(by CATRee)
  23. 看完每個故事,那些很悲傷的情節都讓我發呆良久。(by 艾蜜莉)
  24. 每個短篇都能用一個詞去概括它的核心,可是每讀完一篇,故事卻不允許你立刻抽離情緒,強迫你去傾聽那些殘響,不自覺與人生百態重和在一起,才驚訝地發現淚水早已失控。(by 米茲)
  25. 歲月卷軸快速滾動下不斷流浪的故事,好像觸摸到被囚禁在一副長生不老身軀裡,有如千年失根蘭花般痛苦無奈又婉轉含蓄的告白。(by Cindy Lee)
  26. 真的很佩服作者的感人功力,幾篇使我落淚了,每篇都讓我感動得嘗試去會晤故事中的道理與真諦。(by 野田妹)
  27. 看完故事心中不免有些悲傷,但更從中體會到不管生命的長短與否。知福惜福,更能珍惜人類那短暫的生命,盡情體會世界的美好。(by 女王)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