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啟蒙師與父
     啟蒙師與父【內文試閱】颱風吹來漢文士-沈光文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09-11-10 18:09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936
啟蒙師與父【內文試閱】颱風吹來漢文士-沈光文
  自從1624年荷蘭人正式進入台灣本島後,由荷蘭傳教士主持的教會學校,便成為台灣最主要的教育機構;而以聖經為主體的基督教教育,則成為島內原住民唯一能選擇的外來教育體系。雖然此時已經有漢人來台定居,但他們多是為了謀生而渡海的尋常百姓,漢學教育體系因而未能隨著移民傳入台灣。

  不過,機緣往往在無意中影響了歷史的方向。原本為了躲避異族統治而遠離家鄉的沈光文,卻在旅程中遭遇颱風漂流海上,最後來到一個同樣遭受異族統治的異鄉——台灣。這位來自大陸的書生,在命運的捉弄下,成了將漢學教育帶入台灣民間的先驅。

台灣第一士大夫

  沈光文,字文開,別號斯菴,1612年出生於浙江鄞縣。從小在書香世家長大的沈光文,年輕時就透過考試進入南京太學(明代國家最高學府)就讀;1644年清軍入關、擊潰明政府,許多明朝遺臣為了保住身家產業,紛紛向清軍投降輸誠,但沈光文不為所動,選擇以一介書生的身分加入南明政府,挽救國家危亡的命運。

  只是,南明政府抵擋不了如日中天的清軍,幾位主持政府的明皇室成員,紛紛被清軍擒殺,被迫四處流亡的沈光文,也只能感嘆時不我予。1651年,清政府大肆招降南明遺臣,降清的福建總督李率泰,也派人重金遊說當時滯留金門的沈光文,沈光文卻以焚毀招降書、退還黃金的舉動,來表明自己的立場。為了遠離清政府,沈光文決定舉家遷往福建泉州避居,只是沒想到在海上遭遇颱風,雖然幸運逃過海難,卻因此漂流到離目的地甚遠的台灣宜蘭。

  當時,台灣的荷蘭人雖然與活躍於福建一帶的鄭成功有貿易上的往來,但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曉得的沈光文,並沒有辦法取得回鄉的管道。之後,沈光文由宜蘭一路輾轉來到台南,此時台南地區已經由荷蘭人經營統治二十多年,並有許多漢人透過海路來台開墾,孤身在外的沈光文雖然人生地不熟,但藉著自食其力及旁人的救濟,總算在這異鄉土地上活了下來。

  1661年,鄭成功為了把台灣納為自己的根據地,親自領兵攻打台灣。當鄭成功從別人口中得知,同樣曾對抗過清政府的沈光文就在這座海外孤島時,立刻派人找到他並贈與土地、房屋,以照料沈光文的生活。鄭成功相當禮遇這位「台灣第一士大夫」,並在制定治台政策時接納他的意見,令沈光文備感欣慰;此時又有不少明朝遺老跟著鄭成功的大軍來到台灣,能在有生之年與故舊重逢,更讓沈光文振奮不已。

傳播漢學到民間

  不過,鄭成功來台僅僅一年,便因為憂心國事、積勞成疾而過世。鄭成功死後,鄭家內部一度因為繼承人問題而發生政變,所以當長子鄭經一繼位,便對幾位暗中反對他的臣子進行整肅。這個事件,讓沈光文對鄭經的人品及施政能力感到失望,因此作了一首〈台灣賦〉諷刺鄭經即位的手段與他過度享樂的生活。

  得知此事的鄭經大怒不已,自知命在旦夕的沈光文為了避禍,決定落髮為僧、逃往偏僻地區。落髮一事,讓沈光文感慨甚深,追究自己流亡台灣的原因,就是當初不願剃髮留辮、接受異族統治;如今不在滿清統治之下,卻還是被迫削去長髮,這教他如何自處?

  逃出生天的沈光文,先後在羅漢門(今高雄縣內門鄉)、目加溜灣(今台南縣善化鎮)等地落腳。為了謀生,沈光文除了為人看診治病,他也開始拾起課本、招收學生傳授漢學。由於他棲身的地方多是平埔族的活動地區,因此他也招收平埔族孩童為學生。當時隨著鄭氏政權來台的大陸知識份子,雖然也有部分人士從事漢學教育,但多侷限在教導權貴顯要子弟;像沈光文如此深入於尋常百姓、原住民部落內,以傳授漢學為生的,人,可說是絕無僅有。正因為他將漢學教育帶入台灣的平民階層,讓沈光文贏得「台灣孔子」的美譽。

  這段時期,由於沈光文和當地民眾長時間相處,因此相當熟悉平埔族的風俗、物產,他的詩作內容也有著濃濃的台灣味,如:
枝頭儼若掛疏星,此地何堪比洞庭。除是番兒尋得到,滿筐攜出小金鈴。〈番橘〉
稱名頗似足誇人,不是中原大谷珍。端為上林栽未得,只應海島做安身。〈釋迦果〉

  雖然不論吟詩、為文,沈光文總是抒發著自己對時局的抱負及感懷,但他的詩文中卻又如實記錄著台灣在地的風土習俗、百姓生活,後人得以從他的作品裡窺見當年的台灣生活。

創設東吟社

  清帝國拿下台灣之後,為了拉攏人心,沈光文成了新政府極力籠絡的對象,福建總督姚啟聖曾寫信稱讚他的高風亮節,並派人招撫他為清政府效力,卻都被沈光文拒絕;雖然姚啟聖也曾想協助他返回故鄉浙江,但這事也因姚啟聖因病過世而不了了之。

  1685 年,沈光文與台灣當地官員及少數僅存的明室遺老共組詩社「東吟社」,在這片土地上散播漢文化的種籽。「東吟社」定期集會作詩,並發行吟唱詩集《福台新詠》,成為台灣詩社的肇始;他們將懷鄉之情和亡國之痛吐露於文章詩賦中,這樣「春秋亡而後詩作」的精神,同時也確立了台灣古典文學在詩社內發聲的傳統,並影響了後來台灣詩社。

  雖然身為前朝遺老,但沈光文卻以他的所作所為贏得不少人的尊崇,如當時的諸羅知縣季麒光便對他極為禮遇,不但接濟沈光文的飲食,還時常親身探問他的生活,並推崇沈光文:「從來台灣無人也,斯菴來而始有人矣;台灣無文也,斯菴來而始有文矣。」只是,再多的崇敬也無法撫慰一個離鄉失國的老人。不久後,沈光文便在這座海外孤島上默默死去,死後安葬於善化里東堡(今台南縣善化鎮)。

台灣文化初祖

身為來到台灣的第一位漢人文士,沈光文對台灣島上漢文化的傳播有著極其重要的貢獻。十七世紀中葉隨著鄭家來台的大陸知識份子,其中並不乏賢才良士,但他們多在漢人圈子裡活動和傳授知識;沈光文雖因失意而隱入羅漢門、目加溜灣,但他傳授漢學的行動卻深入平民百姓甚至原住民的生活圈,漢學教育因此得以在台灣萌芽。此外,沈光文的詩文雖然多是抒發自己的窮困境遇或感傷情懷,卻寫下台灣當地的風土民情,他遺留後世的作品也因此成為台灣文學上重要的文獻;東吟社的成立,更開闢了一塊田地,讓台灣古典文學能透過詩社發聲。種種貢獻,也難怪沈光文會被後代譽為「海東文獻初祖」、「台灣孔子」及「台灣文化初祖」了。

鹿港文化的搖籃──文開書院

  十九世紀初,鹿港海防同知鄧傳安有感於鹿港當地推行教育的環境已逐漸成熟,卻沒有一座較具規模的學校,於是與當地「八郊」(郊,類今商業同業公會)向清政府建議在當地興建書院,供學生就學。政府奏准後,書院於1827年落成,並命名為「文開書院」,以紀念將漢學教育傳入台灣的沈光文。

  文開書院成立之後,延聘蔡德芳等台灣名儒擔任教職,並購入了三十餘萬冊藏書供學生閱讀。在地方人士大力支持下,文開書院成為鹿港教育的發源地,同時具有祭祀、講學和居住的功能,日治時期,積極打壓漢學的日本人在鹿港設立公學校,書院的講學活動被迫停止。光復後,失去教育功能的文開書院日漸殘破,1975年的大火,更將書院幾乎焚毀殆盡。直到 1984年,政府將形同廢墟的文開書院重修完成,才還與它如今的樣貌。


3374【內文試閱】編輯序
【內文試閱】全台首學─台南孔廟
【內文試閱】開啟盲人之眼-甘為霖
【內文試閱】第一部活字印刷機
【內文試閱】教育是把兩面劍─後藤新平
【內文試閱】美術的園丁-石川欽一郎
【內文試閱】台大自由校風建立者─傅斯年
【版型試閱】
【編輯推薦】啟蒙台灣師與父,型男如雲啊∼
【媒體好評】
*購物車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