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脂肪與油救命聖經
     禁不起考驗的「脂肪—心臟」假說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8-04-10 17:26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889
禁不起考驗的「脂肪—心臟」假說
過去十年的光陰,美國政府極力鼓勵少鹽少油的飲食,結果並未讓美國人體重減輕,反而變本加厲。在台灣,你只要看看尼姑與和尚們即可,圓筒形胖子與面有菜色的竹竿瘦子很多,這是很典型的少油不健康者或是吃錯大量植物油而明顯發炎與不長肌肉的體態。

台灣人口肥胖的嚴重性,已經不需要用精準的科學調查,用目測就非常明顯。與自己小時候成長的過程比較,我發現肥胖問題確實很誇張,我從國小、國中到高中所唸的班級,僅有一位是胖嘟嘟的同學,他家應該是因為爸爸當醫師收入優渥而好美食,所以肥胖。現在呢?胖子滿街跑,看到肥滋滋的小孩子,實在令人擔憂下兩代的健康。

根據衛生署曾經委託中研院進行的研究顯示,在二○○六年時,台灣地區男性的體重過重比率為30%,女性體重過重比率為20%,而且肥胖盛行率明顯上升,男女都是17%。十年後,這個數字應該會更上一層樓,再不好好管管我們的脂肪,健康與國安是值得堪慮。

但是,脂肪並不可怕,吃對了,對人體有很多好的生理與心理作用。

「脂肪—心臟」假說

基斯以為採行低飽和脂肪與低膽固醇飲食可以預防心臟病的觀點,所引述的早期研究並非低脂實驗,總脂肪量仍然相當高,只是脂肪總類不一樣。

一九五七年「防冠心病社團」的研究由紐約市諾曼•喬利夫(Norman Jolliffe)醫師主持,他找來一千一百名男士加入,減少紅肉攝取,一週不超過四次,盡情吃魚肉與雞肉,但乳製品則受限制,每天還喝兩大匙的多元不飽和植物油,脂肪攝取約占熱量的30%,對照組則是一般美國飲食,脂肪占熱量的40%。五年後,實驗顯示,實驗組的男士膽固醇與血壓皆下降,體重也減輕,罹患心臟病的風險似乎逆轉了,然而實驗進行十年後,護心實驗組有二十六人死亡,其中八人死於心臟病突發,對照組則只有六人過世,但沒有死於心臟病的。

一九六○年代加大醫學教授西蒙•戴頓(Seymour Dayton)主持「洛杉磯榮民實驗」,八百五十位榮民在六年期間,食用玉米油、大豆油、紅花籽油與棉籽油,取代奶油、牛奶、冰淇淋與乳酪。結果實驗組的膽固醇下降了13%,只有十七位死於心臟病,對照組則有四十八位。然而,兩組綜合所有死因算出的總死亡率是一樣的,因為實驗組有三十位死於癌症,對照組只有十七位。批評者指出,對照組的菸癮是實驗組的兩倍,而且實驗餐飲只占全天食物的一半,能維持這套飲食的也只有一半人數。

一九五八年「芳蘭精神病院研究」挑選兩家精神病院做實驗,前六年N院病患採高植物油特別飲食(一般飲食的六倍高),K院採一般飲食,第二個六年則將兩者飲食對調。特別飲食讓受測者的膽固醇減少了12∼18%,心臟病則減少一半。心臟病事件(死亡加心臟病突發)在N院的男性劇減(十六比四),但K院差異則不明顯,女性之間也無明顯差異。批評者說,研究對象進進出出,群組人數換了一半以上,有些死因可能跟飲食無關,且有些患者可能離開後死亡未被記錄,但這實驗還是變成關鍵證據之一。

第四個被引述的支持證據是「奧斯陸研究」,挪威奧斯陸的保羅•樂倫(Paul Leren)醫師挑選了四百一十二名曾有一次心臟病突發的中年男性,分為遵守傳統挪威飲食組與降膽固醇飲食組,兩組脂肪攝取約40%,改變的是傳統的奶油、動物油對比植物油。可是對照組所食用的油脂包含了大量的人造奶油與氫化的魚油,反式脂肪是會升高血液膽固醇,所以吃植物油的實驗組,其膽固醇的下降是一種錯誤比對所造成的假象。

一項在麻州佛瑞明罕對心臟病所做的研究,從一九四八年起開始,五千多名男女參與,每兩年即做一次完整健康檢查,研究延續至第三代居民。一九六一年宣布第一次重大發現,高總膽固醇可以可靠預測心臟病。然而,經過三十年,在取得更多數據後,總膽固醇的預估能力卻不如想像有效。膽固醇值介於205∼264 mg/dl之間的男女性無法找到與心臟病的關聯。半數以上經歷心臟病突發者,其膽固醇值都低於220的正常值。而且四十八至五十七歲的男性,膽固醇居中者(183∼220 mg/dl)比更高者(222∼261 mg/dl)罹患心臟病突發致死的風險反而更高。

膽固醇每降1%(mg/dl),冠心病與總死亡率就增加11%,所以總膽固醇值一直無法變成可靠預測心臟病風險的指標。曼恩醫師花兩年時間檢視飲食風險因子的部分,發現飽和脂肪與心臟病無關。但這份數據被隱瞞,直到十年後才重見天日。甚至到一九九二年,研究領導者之一才公開承認:「在麻州佛瑞明罕,一個人吃越多飽和脂肪……血清膽固醇就越低……而且(他們的)體重最輕。」

翻遍美國早期歷史至二十世紀初,心臟病是非常稀有的,而且以今天主流的營養學看法,當時的飲食多肉、多飽和脂肪酸,可以說是不及格的飲食。然而,從一九○九至一九六○年冠心病遽增時期,美國的油脂攝取確實增加了,但增加的卻是新發明的植物油,而非傳統使用的植物油。

不僅人類史上缺乏食用植物油的歷史紀錄,而且以色列是全世界使用植物油最高的國家,但一九七六年的一項研究,卻顯示以色列的心臟病罹患率相當高。

更糟的是,在動物油脂攝取量減少,植物油增加的期間,雖然膽固醇下降了,但心臟病罹患率卻也同樣增加,而且膽結石罹患率也增加了。更不幸的是,當玉米油被發現讓老鼠的腫瘤以雙倍速度成長時,癌症的隱憂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膽固醇越低的人,罹癌的機率越高,而且日本人雖然以少油及心臟病率低受到基斯青睞,但腦中風率卻高,數據顯示,膽固醇低於180 mg/dl的日本人,其中風機率高出達三倍。

加上史上最大低脂飲食的實驗在九○年代開始執行,十年後發現,低脂飲食對於控制心臟病與癌症完全不成立,結果令主流派難以置信。

許多科學研究都是以男性為主,女性往往被疏忽,然而,在膽固醇代謝上,男女之間是有所差異的,女性需要更多的體脂肪,女性運動員若體脂肪太低,會出現眾所周知的停經現象,也因此不能排卵受孕,而且正在成長中的小孩子也特別需要油脂,細胞繁殖不能沒脂肪做細胞膜與細胞線體的體膜。但是,低脂飲食的推廣卻完全沒有多加考量不同人口的特殊需求。

傳統原始部落流傳著對希望懷孕的婦女進行特別的營養補充,這些補充通常是豐腴的美味食物,一般是充滿脂肪與膽固醇,像蟹黃。

五十歲以上的女性其總血清膽固醇與冠心病致死率之間並無關聯,所以實在沒必要減少飽和脂肪的攝取,但這個事實在七○年代被忽略了,九○年代發現膽固醇值低的女性比膽固醇值高的死亡率更高,但這個結果也一樣被忽略。

美國小兒科學會曾根據生化專家艾默•麥考倫(Elmer McCullum)的動物營養實驗結果,力抗低脂肪飲食的潮流。由於豬與老鼠這種雜食動物跟人飲食特性比較相近。他發現,素食的老鼠較難繁衍與撫育下一代,壽命也較短,透過穀類與豆類的正確比例組合可以改善生長,比較簡單的方式是餵食奶、蛋、奶油、內臟肉與青菜。後來逐一從這些具保護性的食物分析出特定維生素,結果錯信只要補充這些營養素即可以達到生理需求。殊不知,有些營養素需要飽和脂肪才能被吸收,脫脂或低脂牛奶缺乏飽和脂肪,其鈣質在腸道會形成皂塊無法被吸收;而生菜沙拉的維生素配上無脂沙拉醬,將無助脂溶性營養素的吸收。

在兒童飲食介入實驗中,低脂飲食並未對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三酸甘油脂有任何顯著改善,反而在一些研究中,兒童出現生長遲緩的現象。

但是,即使是受高度教育的醫學專家,仍然逃脫不了政治的思維,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與美國心臟病學會的推波助瀾之下,一九八四年達成的共識逐漸掩埋了反對意見,於是,在沒有反對聲浪下,一言堂即造就了低脂飲食的黃金規範。

英國醫師曾就低脂肪飲食對兒童不利的影響做研究,英國與甘比亞的幼童六個月斷奶前,生長發育無差別,六到十八個月雖然卡路里相當,但生長已有差別,甘比亞幼童的副食以米粥與堅果植物油為主要脂肪來源,脂肪攝取量低於18%,英國寶寶的脂肪(37%)則來自奶蛋與肉類,體重卻多了八磅,雖然下痢腹瀉會影響甘比亞寶寶的體重,但也不至於差到八磅之多。

一九九八年一場在休斯頓召開的兒童營養研討會上,貧窮的國家低脂飲食與其他國家不同脂肪攝取量形成很好的對比,少於30%卡路里就有令人憂心的症狀,低於22%有生長遲緩現象,富裕國家的脂肪高於40%,兒童反而健康比較好,身高上有很大差異。雖然結果如此顯示,但來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專家依然建議,兒童脂肪攝取量應介於23∼25%卡路里。

較高脂肪含量的飲食才是我們需要的健康來源,最嚴謹的科學不僅證明如此,而且其他研究終究也無法證明低脂、高碳水化合物飲食能挽救健康,甚至低脂飲食會導致肥胖與糖尿病暴增,心臟病有增無減,癌症發病率更是突飛猛進,也對女性與小孩產生更大的危害。

4524【摘文試閱】健康用油四大躍進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