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家長老師快抓狂,熱血教官才能搞定的青春教養練習
     ◎純情蛋糕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8-03-21 10:36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861
◎純情蛋糕
身為家中獨子,物質上的供給不虞匱乏,長輩們對他寄予厚望,每隻眼睛都盯著他的在校成績,因為大人們都有一致的心願,期待他能做好傳承、為家族增光──不管他有沒有興趣,都完全沒有商量或選擇餘地。這些加諸在他身上的壓力讓他彷彿置身游泳池的孩子,只能在水道間來回往返,不敢想望海水浴場的波濤汪洋。這是家長幫他決定的征途,他只能全力以赴。

  某日早晨我擔任課間巡堂,在側門附近「捕獲」一個把生日蛋糕盒塞到體育夾克內的男同學。
  校方規定,學生需經過導師同意才能攜帶蛋糕到校──因為曾有學生在學校辦慶生會時拿蛋糕互丟、在走廊上奔跑胡鬧,造成環境髒亂,不但影響上課秩序,也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將教室地板上的奶油清理乾淨。
  「你有向導師報告過嗎?」我將他帶到教官室,他的名字叫做陳勳翰。
  「沒有。」他略帶惶恐。
  「你生日?」我問。
  他搖搖頭。
  「那你幹嘛買蛋糕?同學生日?」
  「嗯。」
  「你知道學校規定不能擅自帶蛋糕來學校嗎?」
  「知道。」
  眼前的陳勳翰,身高大約一百六十公分,頂著標準的短髮,站在我面前顯得手足無措。他功課不錯,常上臺獲頒學業獎狀,像他這般溫良恭儉讓的小男生已屬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實在需要多多呵護。
  經逼供得知,他喜歡班上一位叫吳宛琳的女生,身材高挑、美麗,擔任校慶的儀隊,屬於校花級的風雲人物。
  「家長知道你有心上人嗎?」
  「教官,你不要跟我媽說,她會抓狂。」陳勳翰雙手合十向我拜託。
  我笑了出來,「緊張什麼?我沒這麼白目,我像是會害你的人嗎?」
  「那就好……」
  「你知道吳宛琳有男朋友嗎?」
  「知道。」
  我故意瞪他,「知道你還……」
  陳勳翰沉默了。
  吳宛琳的男朋友是學校籃球隊的,身材高大挺拔、帥氣逼人,儀隊女會喜歡運動男其實很正常。看到這個純情男這麼沮喪,我總得做點什麼來給他信心。
  「你聽過洪蘭嗎?」
  「知道,好像是大學教授吧!」
  「嗯,她有一篇文章──『精英的時間』提到,十九世紀的財富在土地,二十世紀的財富在勞力,二十一世紀的財富在腦力……」
  看著他疑惑的眼神,我進一步闡釋我的看法:「如果將高中時期比擬成『十九世紀』,那麼高中女生們喜歡陽光型運動健將就不足為奇了,因為這些陽光男孩就好比是『土地』啊!在這個少女情懷總是詩的階段,會打籃球、能跳街舞的男生肯定會受到女同學的青睞。」
  「然後呢?」他聽著聽著,似乎聽出了興趣。
  有了他眼神的鼓勵,我接著說:「到了大學,凡是社聯會主席、辯論社、吉他社社長,大多會成為女生愛慕的焦點,就如同二十世紀的『勞力』一般,那些有才華的大男孩,只要認真付出,終究會為人所發現、肯定。」
  「所以,二十一世紀就是『腦力』的時代囉!」陳生自信的回應,畢竟這是他的強項。
  「沒錯 !」我表現出激賞的表情,接著說:「這個世紀的確是『腦力』的時代,它可被比喻為大學畢業後的社會表現。這個時候也可以說是將高中的『土地』(強健體魄)與大學的『勞力』(領導能力)做一番巧妙地融合,若能搭配得宜,自然會具有大將風範,想不成功都很難。」
  「哈哈哈,真的是這樣嗎?」陳勳翰彷彿瞬間變得精神百倍。
  為了怕他太過志得意滿,我還是提醒他:「其實,每個階段都很重要,時間是很殘酷的篩子,當高中時期的運動健將進入大學,若無法在學業或社團的領域持續發光發熱,自然就會光芒漸失;同樣的,大學時期的『風雲人物』進入社會後,若無法保有積極態度與應變能力,終究是抵不過擁有一張專業合格證照的『無名小卒』。這個時候,你仰慕的對象不會再追究你在高中是不是運動健將,或在大學擔任什麼社團的社長。如果你從臺大醫學系畢業,還有人會介意你小時候讀哪一間幼稚園嗎?」
  他聽了我的長篇大論,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我於是乘勝追擊,做了一個小結論:「所以,人要有遠見,即使你在高中不是運動健將,大學不是風雲人物,只要朝著『精英』的方向走,認清目標,假以時日,無論在愛情抑或事業上,你必定會是搶手貨。」
  我將蛋糕還給他,要他先向導師報告此事,並告誡他慶生時不得喧譁、更不能破壞環境。他笑彎了眼向我稱謝,快步離開。
  沒想到下午第二節下課,陳生的導師來教官室找我。
  「教官,完蛋了。陳翰勳的媽媽等一下要過來。」梁姓女導師有些不安。
  「過來幹嘛?吃蛋糕喔?」我說。
  「教官,他媽媽很恐怖,說兒子三年級了不專心讀書還在交女朋友,要來學校教訓他。」
  「妳幹嘛通知他媽媽?」
  「剛好她打電話過來詢問陳勳翰的升學問題,我就稱讚蛋糕很好吃。沒想到陳勳翰是騙我的,她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梁老師懊惱不已。
  「那妳就不要說是送女生的就好啦 !」
  「啊……來不及了,怎麼辦?」
  「有這麼嚴重嗎?」我覺得老師有點小題大作。
  梁老師解釋,陳勳翰的父親、姑姑及祖父都是醫生,整個家族都希望這個兒子以後讀醫科,所以盯得很緊。陳母擔任家長會副會長,經常來學校找老師「溝通」,除了送禮盒外,還常找校長,弄得她不堪其擾,拜託我幫忙處理。我體諒老師懷有身孕不適合遭受過度驚嚇,遂答應她的請求。她還特別向我強調,這個副會長心中只有成績,千萬不要對她說高中生男女交往很正常之類的話,以免火上加油。
  我先與梁老師在穿堂恭迎副會長,之後老師便藉故有課務匆忙離去,交由我全權處理。到了教官室,陳母滿臉怒火,見到陳勳翰一個巴掌便揮了過去,讓我當場傻眼。我立刻將兩人隔開,請陳母坐下,陳生低著頭不敢言語。
  接下來,我火力全開,教訓陳生不知自愛,都已經三年級了還想交女朋友,辜負家人的期待。我接著問他有沒有與女生愛的抱抱?牽手?約會?陳生全都搖頭否認,表示兩人只是同學,根本沒有交往。我指著他說,欺騙師長買蛋糕已經過媽媽同意,按照校規要記過,說著我便轉身去拿獎懲單。
  我一連串的舉動完全出乎陳母意料之外,她衝過來拜託我不要記過以免影響推甄,然後改口說蛋糕的事情有經過她的同意,是一場誤會。於是,我叫陳勳翰先去上課,曠課可是會被扣分的,陳母也催促兒子趕快離開。
  「副會長您放心,我會盯住陳勳翰不讓他亂交女朋友,剛剛您也聽到,他和那個女生只是同學,什麼都沒有進展。」
  「不要給他記過咧 !」陳母說。
  「不會。」
  「那就好,那就好。」
  「也請您答應我不要告訴陳先生,他當醫生很辛苦,不要讓他操心。」
  「好,謝謝黃教官。」
  送陳母離開教官室時,我提醒她不要再甩陳勳翰耳光,這樣會把兒子打跑的,這個副會長有些難為情,點點頭沒有說話,逕自往校長室的方向前進。
  隔了幾天,我問陳生當天的後續狀況,他說補習回家後,媽媽幫他煮了宵夜,爸爸則是對這件事毫不知情。我鬆了一口氣,最後,我提醒他不要因為有愛慕對象而分神,反而更應該專心課業,這樣才能讓家長放心。其實,得知陳母要來學校之時,我事先就和陳勳翰套好招,打算上演一齣苦肉計,在他母親面前假裝修理他、甚至羞辱他,等到適當時機我再請他回教室。我研判,他母親見狀應該就不會再多加責難了,於是陳生答應配合我。至於買蛋糕欺騙師長要記過?校規哪有這麼嚴厲,我根本就是在演戲。
  回頭想想,我讀中正預校的時候也和陳勳翰一樣,對異性充滿了好奇與遐想。同學們拚了命似的參加救國團的寒暑假自強活動,就是想多認識女生,等寒暑假結束回到學校後,便開始分享彼此的豔遇、奇聞妙事,即便知道其中有不少同學都是加油添醋的,大家仍舊聽得津津有味。我的父母從來不管我要去參加什麼活動、交不交女朋友、期中考第幾名;由於預校學生來自全國各縣市,我們一群同學會到處遊玩,只要偶爾撥個電話給媽媽報平安即可,他們完全信任我,我和父母的感情也因此非常緊密。
  盧蘇偉先生在其著作《幹嘛要他想的跟你一樣?》中提到:「孩子長大了,喜歡異性不是什麼問題,但要讓孩子了解人生很長,別急著馬上做決定,下一個男孩或女孩,有可能更適合喔!」
  大多收父母當然會要求孩子的成績,但不值得因此用激烈手段來摧殘孩子的心;以打罵來回應孩子的行為,只是反射出自己的焦慮。在上述案例中,我的工作是讓陳母的焦慮平息,避免場面失控──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生日蛋糕,實在沒必要大驚小怪,然而,親子關係一旦被破壞,就難再修復了。
4522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