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愛的醫療奇蹟(Love, Medicine & Miracles)
     無影燈下的孤獨者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9-03-11 15:30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976
無影燈下的孤獨者
一九七○年代早期,擁有超過十年的執業外科醫師身分的我,發現自己在工作時變得很痛苦,那不只是普通的筋疲力竭而已。我可以處理源源不斷的問題,繁忙密集的工作,還有生死攸關的決定。但我所受的訓練是告訴我,唯一的工作就是要用機械化的方式去讓病人好起來,救活他們的命,這是成功醫師的定義。但病人不一定都會痊癒,生命也終有結束的一天,所以我一次又一次感到自己是個失敗者。雖然我直覺上很明白,除了像技術人員那樣醫治病人外,一定還有別的方法幫助那些「無望」的病患,但在真正瞭解可以怎麼做之前,還是困頓掙扎了好多年。

待我真正領悟後,每天都會期待面對新的問題。這是個令人興奮的挑戰,看診不再無趣。然而幾年後,挑戰本身也變得單調起來。有時會有那麼幾天很輕鬆,事情都照著預定的時程走,我也只有例行的看診。不過,其實沒有所謂「正常」的日子。後來我開始看急診,有時甚至需要破壞醫院規定,有點像是多了額外救人的機會。

外科醫師並不完美,我們絕對會盡力,但還是會出現併發症。雖然讓人氣餒,但這類事件會讓我們保持清醒,不會以為自己是神。而最讓人自信動搖的,是我剛成為醫師沒多久後負責的手術,那個手術卻傷到一名年輕女孩的顏面神經。看到她醒來後半邊臉癱瘓,我真想挖個地洞躲一輩子。因為想要助人所以成為外科醫師,結果居然毀人容貌,那種打擊不是普通的大。不幸的是,我甚至還沒意識到自己典型的醫師反應——也就是在出錯時隱藏自己的痛苦——其實對任何人都無益。

壓力並沒有因此鬆手。大出血的病人被送進手術室,所有醫護人員都繃緊神經,直到動手術的醫師進來。現在其他人都鬆了一口氣,換我緊張了。我找不到可以轉嫁的對象,只能向自己內在尋求安慰。每次手術開始,我便汗如雨下。接下來,只要事情都在掌控之下,即使開刀房裡的無影燈和平常一樣熾熱,我也可以保持冷靜。通常我會覺得極度地孤獨,期望自己表現完美。回到家壓力也無法退去。只要遇到困難的手術,從好幾天前開始,我就會不斷在腦中演練,祈禱著能出現自己想像的成功結果。之後,即使一切順利,我還是會突然在半夜醒來,懷疑自己的決定。現在,在多年來病患的教育下,我變得能夠自己做出決定,接受決定,放下決定,知道自己已經盡了全力。神職人員如果一直無法學會與神對話,就只能感到孤獨。而醫師如果一直無法學會與病人對話,也只能感到孤獨。

4556
【摘文試閱2】從病人身上獲得力量
【摘文試閱3】是延長生命還是死亡過程?
【摘文試閱4】安慰劑效應
【摘文試閱5】療癒是需要創造力的行動
【摘文試閱6】語帶希望的說出真相
立即購買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