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永遠的小說之王:印度說故事大師──普列姆昌德的尋味人生
     送魂的遊行_01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4-04-17 11:52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814
送魂的遊行_01
騎警們用警棍一個勁兒地毒打遊行的人十幾分鐘,
他們仍一動也不動地站著……




  要求完全獨立的遊行隊伍出發了。為數不多的青年、老頭,還有一些孩子,手裡拿著大大小小的旗幟,他們唱著《膜拜母親》從馬拉街前面經過。兩邊都站著看熱鬧的人牆,好像他們和遊行的目標毫無關係,好似這不過是一場戲,他們的任務就是站著觀賞。

  辛甫納特站在商店前面的人行道上,對自己的鄰居丁德亞爾說:「這些人一個個都去送死,前面那隊騎兵鐵定會把他們打得七零八落。」

  丁德亞爾說:「聖雄甘地先生也是老糊塗了,要是憑著遊行就可以獲得獨立,早就獨立了。你看看,遊行隊伍裡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小青年、流浪漢、瘋瘋癲癲的傢伙,城裡的大人物一個也沒有。」

  墨古脖子上掛著一串各種拖鞋的樣品站在那裡,聽了這兩位老板的對話,笑了出聲。

  辛甫納特問道:「墨古,你笑什麼?今天你的生意好像很不錯。」

  墨古說:「我是笑你們說遊行的隊伍中沒有一個城裡的大人物。大人物何必參加遊行呢?他們在現今的政權下有什麼不好過的?住在公館和洋房裡,坐著汽車東遊西逛,和老爺們一起赴宴,有什麼不愜意的?活不下去的,只有我們這些連飯也吃不到的人。眼下他們有的在打網球、有的在飲茶、有的在欣賞留聲機放的音樂、有的在逛公園……他們會來這裡挨警察的鞭子?別說笑了!」

  辛甫納特說:「墨古,這些事情你懂得什麼?凡是有幾個大人物帶頭的事情,就可以對政府產生一點影響力。政府的官員怎麼會把小青年、流浪漢的隊伍放在眼裡呢?」

  墨古看了看他,眼神好像在說,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懂得這個道理。他說:「大人物不是由我們這些人抬出來的嗎?把他們慣壞的,還會有其他什麼人嗎?好多人先前連理都沒有人理,由於我們的努力,他們才變成了大人物,一旦出人頭地,就翻臉不認人。現在,他們坐小汽車出入,把我們看成下等人了。這只能算他們的運氣好!那些穿著短褲衩和赤著腳到處跑的人,那些為了改善我們的處境而冒著生命危險東奔西走的人,才真正是我們的大人物哩!我們也甭管什麼大人物不大人物,說實在的,就是這些大人物把我們毀了的。一旦政府給了他們個好差使,他們便對政府百依百順。」

  丁德亞爾說:「那個新上任的警官算是一大劊子手,遊行隊伍一到十字街頭,他肯定會用鞭子抽人。到時看吧!看他們這些人怎樣夾著尾巴逃跑,很有意思的!」

  遊行的人陶醉在獨立的理想中。他們來到了十字街頭,發現有一支騎兵和步兵組成的隊伍站在那裡,擋住了去路。

  突然,警官比爾伯爾•森赫縱馬來到遊行隊伍的前面,開口說:「有命令,禁止你們再往前走。」

  遊行隊伍的負責人易卜拉欣•阿里老頭兒走上前,善意地說:「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出任何亂子。我們不是來搶劫商店或搗毀汽車的,我們的目標要比這崇高得多。」

  比爾伯爾說:「我接到命令,不能讓遊行隊伍從這裡通過。」

  易卜拉欣說:「請你再問問你們的長官吧!」

  比爾伯爾回說:「我認為沒有這個必要。」

  易卜拉欣接著說:「那我們就坐在這裡,等你們走了以後,我們再走過去。」

  比爾伯爾又說:「沒有准許你們待在這裡的命令,你們得回去!」

  易卜拉欣嚴肅地表示道:「我們是不會回去的。你或者其他什麼人,都沒有權力阻止我們。如果你想憑著你的騎兵、刺刀和槍支的力量來阻擋我們,那就來阻擋吧!但你是無法把我們擋回去的。我們自己的同胞拒絕服從這個政權的命令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會到來啊?而這個政權的目的,就是要使我們的民族永遠束縛在受奴役的鎖鏈裡。」

  比爾伯爾是個大學畢業生,父親曾當過警察局長,在長官的眼裡,他很有身分。身為一個白淨皮膚、藍眼睛、淡黃色頭髮又威風凜凜的男子,他傲氣十足,只要穿上西服、戴上禮帽,就會忘記自己也是一個印度人,更或許,他已經把自己當成統治這個國家的民族的一分子了。不過,剛才易卜拉欣那些語帶輕蔑的話,卻使他有那麼一會兒感到些許羞愧。只是,事情實在棘手:如果讓遊行隊伍過去,他會受到質問;如果讓人待在那裡,又不知道他們要待到什麼時候?

  正在進退兩難的時候,他看見警察局副局長騎著馬來了。再也沒有左思右想的餘地了,這正是他表現自己能力的好時機。他從腰間抽出了警棍,用馬靴刺刺馬,向遊行的隊伍衝去,其他的騎警看到後,也騎著馬開始衝向遊行的隊伍。易卜拉欣原本就站在警官的馬前面,頭部挨了重重的一棍,被打得眼前直冒金星。他站不穩,手抱著頭跌坐了下去。此時,警官坐騎的兩隻前蹄已經騰空而起,然後重重地踩到躺在地上的易卜拉欣身上。

  遊行隊伍本來還是平靜地站著的,看到易卜拉欣倒了下去,幾個人想衝上前扶他,可是沒有一個人衝得上去。騎警的警棍不斷地落在遊行的人們頭上,他們用手擋著警棍,仍然堅定地站著不動。對他們來說,不被暴力的衝動所支配已經愈來愈困難了。反正都要忍受打擊和侮辱,為什麼不努力衝垮這堵非暴力之牆呢?考慮到城裡千千萬萬人的目光都在盯著他們,要是從這兒打著旗幟回去,今後還有什麼臉大談獨立的事業呢?

  他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考慮過要逃命,因為他們不是為了填飽肚皮或是受僱佣而來的,他們是一些真正為獨立而奮鬥的志願者,是一支嚮往自由而有組織的隊伍,深深懂得自己的職責。他們中間有多少人頭上在流血,有多少人的手受了傷,只要發一聲喊,馬上就可以衝破騎警的隊形,但他們腳上有鎖鏈─這是一種原則、教義和理想的鎖鏈。

  騎警們用警棍一個勁兒地毒打遊行的人十幾分鐘,他們仍一動也不動地站著……


4303【內文試閱】送魂的遊行_02
【內文試閱】送魂的遊行_03
【內文試閱】送魂的遊行_04
★網友試讀推薦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