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印度謎城:驚歎瓦拉那西,全世界公認印度最迷死人的聖域!
     【內文試閱】聖河邊的古城01.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13-03-18 14:26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814
【內文試閱】聖河邊的古城01.
陡峭階梯

延伸入河的陡峭階梯,瀰漫著中古世紀的奇幻氣氛。



  原本應該在十一點進站的這班火車,卻在日正當空的正午還在一望無際的黃土平原上搖晃呻吟,算算從上車到現在,也有十六個鐘頭了。

  我們花了一些錢,買了中上等的雙層冷氣臥舖,大約二坪大小的空間中,只有四個床位,車廂乾淨舒適,出入人口簡單,隱密性也足夠,不時還有員工提著熱呼呼的奶茶咖啡前來叫賣,因此雖然車程漫長,倒也不覺氣悶。

  我和文二分佔著左邊的上下舖,這是經過沙盤推演後指定的舖位──女孩子和貴重物品睡在上舖,如果有人有什麼不法意圖,就得先經過睡在下舖的男士。我們的對面坐著一對老夫婦,他們在黎明時分上車,記得當時好夢正酣,他們卻旁若無人地嚷嚷著找位子,鏗鏘著放行李,呱啦呱啦地大聲交談,讓原本已不太安穩的火車睡眠又大大打了個折扣。

  可是這會兒,那老先生卻和氣融融地看著我們,嘴角帶著微笑,伸手遞了一個錫箔紙包給我們:「可以讓我請你們吃點東西嗎?這可是印度的特產哦!」

  老先生邊說著邊打開了另一個紙包,我們看到裡頭有一些汁液,浸著四塊雪白的棉花團。只見他用拇指、食指和中指捏起一塊棉花球,用力把其中的汁液擠壓出來,然後放進口中。我們依樣學樣,每人吞吃了兩塊白雲朶,那其實是麵粉做的圓形小鬆糕,卻浸泡在濃濃的糖漿中,即使將糖汁全部擠出,那滋味仍舊甜得膩人。

  「如何?好吃嗎?」

  「嗯!」不想辜負老先生那期待的表情,我們點頭如搗蒜:「謝謝您!」

  「不!不!別這麼說,該說謝謝的人是我們!」

  咦?

  「一般外國人通常不會接受我們的食物,你們知道的,他們怕危險。可是你們卻願意相信我,所以我們是朋友了!」

  這……我們可沒有想到危險的問題,被老先生一提醒,反倒開始有些發毛。

  「火車誤點了。」他說:「你們要去哪兒?」

  「瓦拉那西。」我說。


4201










千古聖城——瓦拉那西。

  他顯得非常開心,把眼睛笑彎了兩枚新月:「哦!瓦拉那西!那可是個好地方!是個大大了不起的城市,全印度的魅力都在那裡,你們去了就知道。」

  「我們知道的,」我說:「事實上,這並不是我們第一次來到瓦拉那西,我們之前已經見識過她獨特的美麗了。」

  這會兒老先生的眼睛一下子從兩枚新月變成了兩輪滿月:「哦?你們被她迷住了,是吧?」

  看得出來他的興致被撩到了最高點。

  我們和瓦拉那西的相識是在去年初秋,那時我們來到印度作佛陀史蹟的朝聖之旅,在前往鹿野苑(Sarnath)的途中,邂逅了這個把時間拒絕在外的古城。

  一進入城中,我們就知道,這兒毫無疑問是人類學家的金礦山,是社會學家的活化石,是宗教家的大道場,而對我們來說,這兒不啻是探索佛世與佛世前社會的珍貴寶庫。

  二千五百年前,佛陀在這城市的郊區初次說出祂親證的智慧真理,之後這理性實踐的教說席捲了整個印度,直到千餘年後,濕婆神與毗濕奴神連袂崛起,分兵進攻,以毋須理性思考的訴求──絕對的相信,完全的奉獻──佔領了這個城市,此後佛教與印度教雖互有消長,但最後佛教還是被吞蝕進印度教的大熔爐中,成為輕描淡寫的一抹神話。

4202









小巷中,與動物親密共處的孩子們。

  數千年來,歷經繁華輝煌、朝代更迭、戰亂破壞,她的文化風俗與宗教生活卻幾乎完全未曾改變,現在的古城所呈現的,是一幅多麼絢麗惑人的景象啊!曾經綠蔭參天的修行森林,如今變成尖塔矗立的神廟叢林,狹窄而錯綜複雜的小巷轉角間,站著千奇百怪、姿態幻變的大小神像,每走一步就要踢到一座長得像男性性器的濕婆靈迦,這種景象照例總是讓外國旅人們瞠目結舌,又愛又懼。

  不過,比城市更引人好奇的,是在城中活動的人們!

  古老佛教經典中所描述的「外道」──瘦骨嶙峋的苦行者,用牛糞塗結頭髪,在身上塗了骨灰,幾近全裸地在小巷中佝僂漫步;老先生、小男孩,摩肩擦踵地在恆河中沐浴,繪出全世界最繁忙壯觀的沐浴景象;新媳婦、老婆婆,花團錦簇地穿梭在寺廟中獻祭,噹噹的銅鐘聲響徹大街小巷;還有那永遠冒著青煙的、貫串了生死交界的火葬場,毫不停歇地將一個又一個的靈魂送往天堂……

  然而當時我們的行程已大致排定,並沒有留下太多時間好好研究這個神奇的城市,即使如此,短短數日的相處已經在我們的心中烙印下無法磨滅的好奇與想像,那力量足夠讓我們撇下舒適文明的家,再一次踏上印度這片黃沙滾滾的神秘土地。

  老先生是印度教徒,不過對於自己的老祖宗裡出了佛陀這樣一位偉大的人物,還是頗為得意。他細細詢問我們到過哪些地方,當我們說到位在比哈省的一些佛陀聖地時,他便皺起眉頭,把腦袋搖得像波浪鼓:「不行哪!那兒是印度最窮的地方,你們去那兒幹嘛呢?」可是如果我們提到像泰姬瑪哈陵這種觀光聖地,他便驕傲地笑開了嘴:「那兒很漂亮吧?很了不起吧?」而當我們說到一些受騙的小插曲時,他就露出既尷尬又抱歉的表情拼命解釋:「有些人會這樣的,你們知道,他們太窮了!」

  一旁的太太這時便拿出了幾顆小蘋果,用沙麗的邊緣摩擦得亮晶晶的塞給我們,好像是代替同胞向我們道歉似的。和所有的印度婦女一樣,她穿著色彩豔麗的沙麗,花白的長髪抹了香膏,服貼地梳在腦後結成一條結實的辮子,分髪線上刷了一道紅色的油彩,和額頭上的硃紅圓點相互輝映。老伯解釋說:這道紅色油彩和額上紅點(Bindi)表示她已結婚,並且丈夫仍健在。

  她的頸子、手臂和腳踝上掛滿了叮叮鈴鈴的金環,十隻手指都戴了搶眼的戒指,連腳指頭也戴著亮麗的指環,配上色彩鮮明的蔻丹,這麼斜靠在臥舖上,活脫脫就是畫裡頭走出來的貴婦人。據說印度的婦女們穿戴得越豐富,丈夫越有面子,老伯看看我,有些美中不足地說:「你什麼裝飾都沒戴呢!只掛了一條項錬……。」我沒有告訴他那是我掛在脖子上治頭痛的精油,以免文二太過沒有面子。

4203


























「恆河啊!洗淨我全身內外的罪業吧!」


  這位慈祥老者名叫達士,是一位外科醫生,同時還在大學任教,育有一個兒子和五個女兒。達士先生對臺灣相當熟悉:「我到歐洲開醫學會議時經常會遇到臺灣的醫生呢!」這真是不簡單,看來達士先生的社會地位就算不在金字塔的頂端,也必定是在很上層的了。由於工作壓力相當大,因此他每年都會找一段時間出來旅行,順便朝聖。在幾乎走遍了全印度之後,今年的目的地是北方的哈德瓦。

  「那兒是恆河從天上來到人間時,第一個碰觸到的地方!」

  這是標準的印度教式說法,在地理學上,人們會說那裡是恆河從喜瑪拉雅山脈進入平原的起點。可是你瞧,這種說法是多麼沒有味道啊!比起「從天上來到人間的地方」;地理學上這種理性而毫無情感的用語簡直比白開水還乏味。印度的人們感情豐富而擅於表達,如果你的色彩無法比他們更豔麗,節奏不能比他們更強烈,那便絕難打進他們的心中,即使是外科醫學教授也一樣。

  為了到這個地方,達士夫婦必須經歷漫長的旅程:「我們先坐了一天的巴士到迦耶(Gaya),在火車站等了一個晚上,換上這班火車,大概在明天清晨就會到達了吧!」達士先生半結論半探詢地問著太太。

  「還得再坐一段巴士吧!」達士太太終於第一次開了口:「不過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有壯濶的自然風光和許多寺廟,還有很多苦行者在那兒修行,我們會在那兒的恆河沐浴,順便度假。」

  「那是一個非常、非常神聖的地方,」達士先生補充道:「那兒的恆河是非常純淨的,有機會你們也應該去看看。」

  「它也像瓦拉那西那麼神聖嗎?」

  這個問題讓達士先生愣住了,他為難地搔搔頭:「呃……那是不一樣的,這是沒有辦法比的呀!」他大概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吧!有誰會拿別的地方來和瓦拉那西比呢?

  這座聖城是印度人的驕傲,是將印度教的神話歷史保存得最完整又發揮得最淋漓盡致的地方,如果一個印度人想要表現自己國家的悠久文化和偉大宗教,他就會叫你去瓦拉那西!在他們心中,印度雖然處處都是「最」神聖的聖地,但是沒有一處能與瓦拉那西相比,她是這塊神秘大陸上無可比擬的至聖之城!

  午後一點鐘左右,火車終於穿過馬拉維亞橋,進入了聖城瓦拉那西。

  我們揮別了親切的達士先生,背起沉重的行囊,迎著白花花的眩目陽光,走入西元前六世紀的世界。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