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捍衛.生命.史匹拉-Ethics into Action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09-12-18 11:48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881
3289  一九八○年四月十五日,《紐約時報》上刊登了一則驚人的整版廣告,廣告正中間是一隻雙眼綁著繃帶的小白兔和兩支玻璃燒瓶的圖片。圖片的上方以厚黑體字寫著一個問題: 「露華濃(Revlon) 為了美麗弄瞎了多少白兔?」 圖片下面有文字解釋:

  想像一下,有人把你的頭固定在一個樁子上,你無助地凝視著前方,無法逃脫困境。接著,有人把你的頭向後拉,然後你的下眼皮被拉開,某些化學藥品就這麼倒入了你的眼睛。你感到劇烈的疼痛,你尖叫掙扎,但卻無法逃脫……。

  這就是德蕾資測試(Draize test)!這個實驗是用來測量各種化學品對於完全清醒的兔子的眼睛,所會造成的損害程度。每年,露華濃和其他的化妝品公司,都強迫數千隻兔子進行這個實驗,以測試它們的產品。


  廣告中提出了露華濃所使用兔子的精確數字,並且引用了一些科學家的話,聲稱這個實驗並不可靠,而且要研發出替代這個實驗的方法,實際上也並不是不可能。最後,廣告促請讀者寫信給露華濃的總裁,明白地告訴他:在露華濃願意出資研究替代德蕾資測試的方法之前,他們將抵制不買露華濃的產品。

  廣告刊出的當時,羅杰.雪利(Roger Shelley)是露華濃專司股東關係的副總裁。事後,他說道:

  我知道那天公司的股票在下跌,但更要緊的是,我知道露華濃面對的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個問題不僅會影響某一天的股價,更可能會徹底損害這個公司的事業。事實上,假如沒能妥善解決這個問題,它所造成的負面效應,很有可能會讓露華濃從商店的貨架上消失。

  不久後,露華濃派給雪利一個無人稱羨的差事——負責處理這個問題。露華濃一向以其形象優雅為榮,作為露華濃的代表,雪利更是一個穿著高尚講究、精心修飾裝扮、談吐溫文爾雅的人。然而雪利很快就發現,他的談判對手是一個滿頭亂髮的紐約中學教師——亨利.史匹拉(Henry Spira)!亨利說著一口南腔北調的英文,這是來自於他多年的商業海員生涯,以及在紐澤西州通用汽車組裝線上工作的經驗。雪利注意到亨利穿著皺皺的衣服,很少打領帶,就是打領帶的時候,也無法讓領帶齊整地與領子貼在一起。但是除了這些之外,雪利還注意到亨利的另一個特徵:「他全身上下沒有一樣東西是動物製品,包括腰帶和鞋子等等所有的服飾……這是一個言行一致、說到做到的人。」

  當你面對一個坐擁數十億美金的商業巨人時,光靠「身體力行、說到做到」,就能讓你打贏這場仗嗎?一個在自己公寓裡業餘從事社會運動的中學教師,獨力面對化妝品公司的龍頭老大,還有比這差距更懸殊的戰爭嗎?然而,那些研究過亨利以往戰蹟的人們,絕不會因此就看小了亨利成功的機會。畢竟,亨利曾經與很多強大的對手交鋒過,其中包括聯邦調查局的主管胡佛(J. Edgar Hoover)、僱有打手撐腰的腐敗工會頭領、堂堂的紐約市自然史博物館、還有紐約州議會。雖然他不是每次都能爭取到所想要的結果,但是成功的比例可是一直在增加之中,這一次就是個明證——那一年還不到年底,露華濃就同意捐贈七十五萬美元給洛克非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以進行一項為期三年的研究計劃,尋找一種能夠替代兔子眼睛測試化妝品的非動物實驗方法。這正是朝著把「本產品未使用動物實驗」的標籤貼在化妝品上,所跨出的第一步。

   *   *   *

  反活體解剖(anti-vivisection)組織發起反對動物實驗的運動已經超過百年,但在這一百多年間,卻從沒有產生過一絲一毫的影響。他們被大家視為怪人,因為他們發出很多措辭強烈的傳單,批判動物實驗的殘酷,然而實驗動物的數量卻從每年幾百隻增長到大約兩千萬隻。與此相比,亨利的第一場運動,就成功地終止了一系列「人為致殘貓咪之性行為」的觀察實驗,自此之後,他進一步面對諸如露華濃、雅芳(Avon)、必治妥(Bristol-Myers)、食品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以及寶僑公司(Procter & Gamble)等大公司進行交涉。後來,他開始注意到被飼養做為食物的農場動物的苦難,並轉而把矛頭指向了養雞業大王法蘭克•普度(Frank Perdue)、幾家大屠宰公司、美國農業部、還有麥當勞。在亨利進行動物保護活動的二十年中,他利用自己獨特的運動方法所減少的動物苦痛,遠遠超過了之前五十年所有大型動物保護組織成就的總和,而這些大組織都有著數百萬美元的活動經費。

  在這些事件中,我間接地扮演了一個角色。一九七三年,我在《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上發表的文章〈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讓亨利開始認真地想到,動物這個群體是需要別人為牠們爭取利益的。亨利吸收了我的想法,然後運用比其它任何人更有效的方式,將其煉就為減少動物苦難的利器。我寫這本書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來告訴讀者,亨利是如何做到這些的。社會活動家亨利一生的紀錄,絕對可以作為其它社會活動人士的指南,而且這不僅僅限於動物保護運動,對於很多其它的社會理想也是如此。然而,這並不是我覺得亨利的人生故事值得一說的唯一理由——在現在的社會中,關於我們的人生目標,流行著兩個讓人沮喪的說法,而亨利的故事正可以作為這兩個說法的反證。

  第一個說法是,現代社會已經變得如此龐大而又如此複雜,任何一個人,除非他擁有巨額的財富,或者有幸成為一個大型組織的頭腦,否則實在無法造成什麼影響。畢竟,我們的社會包含了數千萬甚至於數億的人,而我們的政府不僅被官僚體系綑住了手腳,同時也非常懼怕做任何可能會讓他們丟掉選票的事情。另一方面,年利潤數十億美金的跨國公司擁有巨額的廣告經費,它們對於公眾的想法有著如此可怕的影響力,就算是最大的消費者組織也難與其匹敵。那麼,一個單槍匹馬的人,怎麼可能造成什麼變化呢?

  亨利戰勝露華濃的例子並沒有依靠任何財富,或者任何一個大型組織的領導權。這場勝利來自於亨利過去四十年來,為弱勢和被壓迫群體工作所得到的洞察力,以及學習其他人所使用、有著更高成功可能性的策略,並且實際去嘗試這些辦法。這樣的知識賦予人們力量,它可以傳諸他人,讓其他人也可以使用類似的方法,加入自己的新經驗,並且根據他們所面對的狀況而加以調整。

  另一個常見的頹廢說法是:人生從根本上來說,就是毫無意義的——亨利的一生也可以推翻這種說法。在現在這個宗教信仰被認為是無關緊要的時代,我們能做的,似乎就只有從週圍的文化中來尋找價值觀。然而,我們所處的,卻是一個追求無窮無盡的投機和金錢消費的文化,我們以為對任何人來說,只有追求自我的利益才是合情合理的,而我們所理解的自我利益,又只狹隘地侷限在物質層面。在這個追逐物質財富的過程中,有人成功也有人失敗,失敗的人覺得他們的人生沒有意義,而且他們很自然地以為,他們不快樂是因為他們不富有;然而那些成功地擁有財富的人們,卻也同樣覺得失落。

  亨利不信教,很多我們視為當然的物質享受他都沒有,但是他卻覺得人生充實而快樂。在過去幾十年我和他相處的時間裡,我經常造訪他位在紐約的租金控制(譯註:一種租金不能隨意因物價調動的公寓,申請者要有一定的條件才可以進住其中)公寓,卻從來沒有看到過他憂鬱、無聊、或者無所事事。亨利和我所認識的其他紐約人完全不一樣,他從來沒去做過心理分析或者任何其它形式的心理治療。我一開始還不知道這有多麼不尋常,直到我為了寫作此書而進行調查時,了解到他的母親大半生都患有精神疾病,而在亨利最親的五個家人中,曾經有三人企圖自殺,並且有兩個人因此而死亡。

  因此,亨利的人生絕對可以作為一個榜樣,來告訴我們如何照著自己的價值觀生活,進而找到屬於我們自己的人生意義。在一個人們把模特兒、運動明星、白手起家的百萬富翁或是電影明星當作偶像來膜拜的時代,我們需要一些不同的榜樣,而亨利就是這麼一個榜樣!

  但是,這還不是所有的理由。亨利的工作可以教導我們,如何把我們的倫理認知提昇到超越文字的層面,如何將其付諸行動,從而改變這個世界——我想不出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的了!


【文:彼得.辛格《捍衛.生命.史匹拉》序。-圖:柿子文化】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