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搶先試閱
暢銷書籍
今日話題
新書上架
柿子留言本
柿子會員專區
帳號:
密碼:
首頁左下廣告08-救命blog
首頁左下廣告-星球連結
啟蒙師與父
     啟蒙師與父【內文試閱】開啟盲人之眼-甘為霖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尾
發表者 討論內容
admin
發表時間: 2009-11-11 11:57
榮譽超人
註冊日: 2004-06-02
來自:
發表數: 3881
啟蒙師與父【內文試閱】開啟盲人之眼-甘為霖
  1873年的某日,一位稀客走進淡水教堂拜訪馬偕牧師。客人是位金髮碧眼的洋人,他的名字叫做甘為霖(Willian Campbell),有著與馬偕相近的背景:兩人同是長老教會的牧師,同是1871年來到台灣傳教,而且抵台的第一站都是台南;不同的是,甘為霖並非來自加拿大,而是隸屬於英國的長老教會。沒有人知道,此時在淡水會面的兩人,日後將成為長老教會在南、北台灣傳教事業的兩大巨擘。

全台走透透

  甘為霖,1841年出生於英國蘇格蘭。在大學求學期間,甘為霖便開始對神學感到興趣,因此大學畢業後仍繼續在校修讀四年的神學課程,並促使他日後投身於傳教事業。三十歲那一年,甘為霖在倫敦的伊斯林敦教會內受封為傳教士,並被派往南台灣進行傳教活動;他是英國長老教會派往台灣傳教的第二任傳教士,在他之前的是首開台灣醫療傳教之風的馬雅各牧師。

  1871年9月,甘為霖自英國利物浦出發,12月經香港抵達台灣。初抵台灣的甘為霖在安頓好住所之後,便馬上展開傳教之旅:他先前往台南附近的教會了解台灣的傳教概況,隔年南下高屏地區訪查,第三年再搭船北上,拜訪傳教初具成果的馬偕醫生。兩人相偕訪視北部的教會,並且達成了不成文的默契:長老教會的傳教事業以大甲溪為界,以北為加拿大長老教會的傳教區,以南則隸屬於英國長老教會。

  拜別馬偕之後,甘為霖隨即轉往澎湖設立教會,成為首位到澎湖佈教的傳教士;除此之外,他也是文獻記載首位造訪日月潭的歐美人士。事實上,為了傳教,甘為霖幾乎是全台灣走透透,不管是已開發地區,抑或人煙罕至的窮山惡嶺,都有他的足跡。不過,對台灣人而言,甘為霖最令人感佩且影響台灣至深的,並不在於其傳教佈道的無比熱忱及成果,而是他開啟台灣盲人教育的先聲。


開設「訓瞽堂」

  初至台灣的甘為霖在走訪府城市街時,看到許多殘障人士、痲瘋病患及窮苦人家在街上乞討,然而當時的清政府卻沒有建立一套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來照顧這些貧困人士,他為此感到十分難過、痛心,並希望自己能對這些人有所貢獻。1884年夏天,一位盲人來到甘為霖的教會聽道,希望能有機會認識基督教的教義,甘為霖「一看就知道他是相當聰明的人,但他的眼窩空洞。」這位求知若渴的盲人,讓甘為霖醒悟:台灣一定有許多盲人的境遇擁有和他一樣的渴望,但社會卻沒有提供他們任何幫助。因此,甘為霖下定決心要在台灣創辦盲人教育,使盲胞們也能得到受教育的機會,過著如同一般人的正常生活。

  隔年,甘為霖便利用羅馬拼音字母的凸字版印刷,為盲人出版了五本點字版的福音書及傳教小冊,這是台灣第一批的盲人點字書。透過這些點字書,盲人們可以更容易了解基督教教義;更重要的是,這些點字書開啟了台灣盲人通往知識的大門。只是出版盲人點字書,對甘為霖而言並不滿足,因為根據他的觀察,台灣的盲人不是淪為乞丐、算命師,就是從事踏水車、搗穀米等苦力粗活,營生十分困難。為了讓這些盲胞能夠就學,習得一技之長、自力更生,甘為霖開始四處奔走籌措設立盲校的經費:他開始不斷為文報導台灣盲人的處境,並將之寄回英國,以尋求社會大眾的援助。

  英國是個相當重視特殊教育的國家,早在1771年,英國就成立了第一所私立盲校,負責教導盲生謀生技能、一般常識。1847年,英國成立第一所特教專門學校,往後數年,英國第一所智能不足專門學校、英國第一所身障學校也都相繼成立;1886年,英國皇家盲聾委員會制定了盲生就學法,建議盲生與普通學生一起修習基本學科,設立聾生特殊班並進行小班制教學;1893年,英國更立法為聾盲生提供就學機會。或許就是如此重視人道的一個社會,讓甘為霖對缺乏社會福利保障的身障、盲聾人士備感關心,更讓他對台灣盲人困境的報導,短時間內就在英國引起廣大迴響,並得到許多捐款資助。

  1891年秋天,甘為霖用募得的款項租下台南洪公祠(今台南啟聰學校的博愛堂址)作為盲校「訓瞽堂」所在,成為台灣史上第一所特殊教育機構。訓瞽堂的課程內容,在於教導學生利用點字閱讀書籍,並教授算術、謀生手藝,以及刻鑿凸字的技巧;教材除了《聖經》福音外,還包括中國的學童啟蒙課本--《三字經》,以及四書五經等儒家典籍。如此中西合璧的教學方式,成效非常卓著。至於經費方面,由於訓瞽堂為貧苦盲童免費提供書本與住宿膳食,因此學校大部分的開支必須仰賴國內外教徒的捐助。

  可惜好景不常,訓瞽堂成立五年之後,1895年清政府將台灣割給日本,島內軍民開始展開一連串與日軍對抗的保台戰役,訓瞽堂也受到戰火的波及,再加上校址洪公祠租約到期,因此學校不得不在1897年停課關閉。

  直到台灣局勢穩定之後,甘為霖為了使盲人教育能永續經營,決定說服日本政府接手辦理盲校事務。他前往東京拜訪首任台灣總督樺山資紀,向他說明自己的理念,尋求日本對台灣盲人教育的援助。1900年,在第三任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的命令下,日本人正式接辦訓瞽堂的盲人教育事務,成立「台南慈惠院盲人教育部」,使台灣的盲人教育得以持續下去。雖然訓瞽堂停辦,但甘為霖並未停止對盲人教育的關注,之後不但協助總督府創設公立盲校,還鼓勵畢業盲生赴日本進修,並且建議總督府保障盲人的就業機會。1915年,日本政府為了肯定甘為霖對台灣盲人教育的貢獻,特別頒贈他「勳五等雙光旭章」。

編修新字典

  不過,甘為霖對台灣教育的貢獻並不僅止於盲人教育,日治時代「閩南語白話字」的使用及廣佈,他也有著不小的功勞。所謂的白話字指的是「羅馬拼音文」,羅馬拼音文是過去西方傳教士為了方便在異地傳教而設計的,用以學習各地語言、與住民溝通,並透過羅馬拼音文的譯文向住民教授基督教教義;有時傳教士為了傳教及教學,也會將當地語言以羅馬拼音文轉譯並編成辭典,此舉不但嘉惠當代人,也讓後人得以認識、研究先祖使用的語言。

  閩南語羅馬拼音文的始祖,是1832年由麥都思(W.H. Medhurst)牧師所創的「福建語羅馬拼音法」,之後一位於廈門傳教的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牧師將之修改成廈門腔的閩南語;甘為霖在動身來台傳教之前,便曾請教杜嘉德牧師,學習閩南語的相關知識。甘為霖來台之後,便發現台灣的閩南語與廈門地區有所不同,因此在傳教之餘,也蒐羅研究閩南語辭彙,並加以整理,並於1913年出版了《廈門音新字典》。該書將前人的拼音法加以修正,使其能更適切地拼出台灣的閩南語,因而成為當時羅馬拼音辭典的權威之作。甘為霖所修正的拼音法,較前人易懂、易讀,廣為當時讀書人所使用,現今的閩南語白語字,便是延用甘為霖所修正的拼音法,而《廈門音新字典》目前仍廣泛流通使用著。

潤澤盲瞽的甘霖

  1917 年,甘為霖結束了他在台灣四十七年的傳教事業,返回故鄉英國。臨行時,台南民眾夾道歡送,眾人莫不依依不捨,甚至台灣總督都特地南下向他致意,足見他在台灣受人尊敬、愛戴的程度。離台後的第四年,也就是1921年9月,甘為霖牧師逝世於英國伯恩茅斯家中,享年八十一歲。
自古以來,殘障教育在中國一直不受重視,同屬於漢人社會的台灣亦是如此,台灣的殘障人士,就在教育立足點的不平等之下,被肢體健全的大眾拋棄於社會的最底層。當殘障人士正逐漸被自己的同胞遺棄之際,來自遠方的甘為霖牧師卻為他們開啟了一扇天窗,創辦台灣的盲人教育「訓瞽堂」,奠下此後島上殘障教育的基礎。殘障人士並不是社會上的瘠田,而是一片肥沃卻有待雨水滋潤的荒地,甘為霖為這些人創造了一個自力更生、一展所長的機會;對台灣的殘障人士而言,甘為霖就如同他的中文名字一樣,是一道滋潤荒土的「甘霖」,讓他們得以展現屬於自己的生命。

台南啟聰學校無聲亦能勝有聲

  「唯有先相信自己,別人才會相信你;永遠有機會等著你,就看有沒有做好準備。」這是王曉書與母校台南啟聰學校的學弟妹所分享的話。她,是一個169公分的聽障模特兒,也是台灣第一位手語新聞主播,每晚在公共電視十五分鐘的手語新聞時間,將資訊傳送給聽障者,她更是民國92年以公視「聽聽看」首次入圍金鐘獎文教資訊的主持人。對王曉書而言,聽障不是缺憾,而是一種考驗與恩惠!

  不過,僅管缺陷也是種禮物,仍需要客觀環境的輔助。一點點的教育和提拔,便能讓這份禮物化成恩典。特殊教育在過去一向被台灣人忽略,所幸,一位西方來的牧師,帶來了一絲希望和機會!

台灣特殊教育的先聲

  1871 年,當甘為霖來到台灣傳教,對於當時全台的盲人眾多,卻無專為他們設計的教育機構,他深感可惜,除了回報英國長老教會在台施行盲人教育的重要,也一邊以自宅作為盲人學校。1891年,他開辦「訓瞽堂」招收盲生,開啟了台灣盲人教育。1900年,台南慈惠院接辦「訓瞽堂」、在文昌祠成立「盲人教育部」,後來更修建學校,並於1915年改名為「私立台南盲啞學校」,增設啞生部,為台灣盲啞合校的開始。盲啞學校招生主要分為「就養生」與「自費生」,以招收「就養生」為原則,並在不妨害「就養生」學習的情況下招收「自費生」。從日治到戰後,歷經幾次的改制,盲啞學校於1968年改為「台灣省立台南啟聰學校」,專收聾啞學生至今。

  1975年8月,台南啟聰學校開設音樂課程,肇始台灣聾校學生學習歌唱、演奏樂器的先聲,由於聾啞生先天的限制,所以上課較注重節奏和打擊樂器。音樂的教學,使身在無聲世界的學生們,也能藉由助聽器體會歌唱的喜悅,使心靈愉快,並培養樂觀進取的人生觀。

  台灣特殊教育以「訓瞽堂」為肇始,至今百年有餘,許多特殊教育機構與教育人士不斷地為殘障人士創造一個最佳的學習方式、制度及環境。台南啟聰學校也本著「教育無它,愛與榜樣而已」的目標,把學生當作一個個的人才來培育,使每個人都有受教育的機會,發揮才能、獲得成就感並立足於社會!


3374【內文試閱】編輯序
【內文試閱】颱風吹來漢文士-沈光文
【內文試閱】全台首學─台南孔廟
【內文試閱】第一部活字印刷機
【內文試閱】教育是把兩面劍─後藤新平
【內文試閱】美術的園丁-石川欽一郎
【內文試閱】台大自由校風建立者─傅斯年
【版型試閱】
【編輯推薦】啟蒙台灣師與父,型男如雲啊∼
【媒體好評】
*購物車
樹狀顯示 | 新的在前 前一個主題 | 下一個主題 | 頁首

 
首頁右上廣告 首頁左下廣告 首頁右下廣告
柿子文化 版權所有 Email:service@persimmonbooks.com.tw
TEL:02-89314903 FAX:02-29319207 116台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五段158號2樓
Copyright c 2006 Persimmon Cultural Enterpris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PHP/MySQL/Xoops/osCommerce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